返回首页
行业聚焦CURRENT AFFAIRS
行业聚焦 / 正文

“退保”请三思

从内到外促管理升级 治保险销售误导乱象

  策划人语

  近期,一些“退保理财”、“退旧保新”保险消费者误导事件在各地多有发生,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保险消费者权益保护重如泰山,缺乏诚信的保险销售行为不仅使公司名誉受损,更会严重影响保险产品的保障功能。面对内外兼具的“失信”风险,保险公司及监管机构如何有效应对?消费者又该怎样见招拆招?本期《保险周刊》带领读者探讨消费者权益保护那些事儿。

  无论是当前外部金融环境中的一些非法分子将矛头指向传统保险业销售其他类别的金融理财产品,还是内部保险从业者以非专业的态度诱骗消费者“退旧保新”的行为,都在传达出一种强烈信号:保险公司的内部风险管理需加强,消费者对保险保障功能的正确认知需提高。

  在保险业蓬勃发展的同时,也滋生出不少消费者误导和欺骗的市场乱象。前不久,有新闻报出,某保险公司销售人员诱导保险消费者将现有保单减保或退保,转而用该笔资金购买新保单,但并未告知消费者现有保单的潜在收益损失。无独有偶,全国多地也传出非在职保险销售人员或非法第三方平台假借保险公司名义诱骗消费者“退保理财”,使其经济利益蒙受损失的事件。辨识能力较弱的老年人则成为主要被诱骗对象。

  针对此类事件,银保监会及多地保监局近期纷纷提示保险消费者:“谨防非保险机构人员冒充保险公司工作人员,以领取‘保单分红’名义,诱导欺骗消费者办理退保并购买其他投资产品。”同时,“警惕保险销售人员以回馈老客户、升级旧保单、补偿收益等名义诱导消费者“退旧保新。”

  都是“退保”惹的祸 保险市场内外风险兼具

  无论是当前外部金融环境中的一些非法分子将矛头指向传统保险业销售其他类别的金融理财产品,还是内部保险从业者以非专业的态度诱骗消费者“退旧保新”的行为,都在传达出一种强烈的信号:保险公司的内部风险管理需加强,消费者对保险保障的正确认知需提高。

  据了解,今年4月,上海警方查处一起假冒保险公司名义,通过信函、短信、电话等方式诱骗保险公司客户退保转购理财产品,从而达到非法集资犯罪的案件。该“假冒公司”业务员冒充保险公司客服,随机拨打电话、发短信联系保险公司投保客户,诱骗客户提前退保,转而购买该公司非法理财产品,并承诺年化利率8%至10%以及保本保息的固定收益。截至案发,该公司共吸收8000余名投资群众共计3亿余元资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此前,上海金融服务办公室也发现,部分金融信息服务、资产管理、投资管理公司采取假冒保险公司名义的手段诱骗保险客户退保转购理财产品,进而骗取消费者的理财资金。据不完全统计,上海全市涉嫌“退保理财”活动的企业有34家。

  “退保理财”上海并非个例,针对此现象,江苏保监局近日称该省周边地区发现有不法机构和人员冒充金融监管部门、消费者协会、保险公司等名义实施“退保理财”诱骗的不法行为。

  除外部风险,保险公司内部也有保险从业人员违规销售非保险金融产品、诱导消费者“退旧保新”的现象。具体来看,一些保险销售人员以回馈老客户、升级旧保单、补偿收益等名义诱导消费者“退旧保新”,实则为诱导消费者对旧保单减保或退保,并用减保或退保资金购买新保单,一般会影响原有保单收益和保障,并可能产生退保损失。

  事实上,针对“退保理财”,早在去年年末原保监会就曾下发《关于防范“退保理财”骗局的风险提示》,对市场上存在的冒充金融监管部门、消费者协会、保险公司等名义实施退保理财诱骗的不法行为进行警示。且《中国保监会关于严格规范非保险金融产品销售的通知》要求,保险公司、保险专业中介机构及其从业人员不得销售非经相关金融监管部门审批的非保险金融产品。销售人员销售非保险金融产品前必须符合相应的资质要求。

  银保监会多次强调,保险的主要功能是提供风险保障,消费者应提高自我防范意识,谨慎办理退保或保单质押。不受所谓的“高额回报”蒙蔽,不与所谓的“代理人”签订任何私下协议,不轻易将所持保单、个人身份证件等出示或委托他人,以免消费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退保”或“被理财”。

  信息管理“短板”待补齐 消费者莫单纯追逐高收益

  究其类似上述“假冒保险公司”作案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保险公司的客户信息泄露问题。因此虽然是一些非保险从业者惹的祸,但保险公司也难辞其咎。

  从涉案方式来看,“退保理财”不乏通过拨打电话方式直接联系投保人,通过转述投保人个人信息的方式获取消费者信任来实现退保理财、非法募资。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这从侧面说明了当前险企在信息管理方面存在不足,暴露出险企在内部风险控制方面存在漏洞。

  目前,险企急需将网络与信息安全、人员合规等风险防范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并借助新技术补齐信息安全“短板”。包括通过内部制度设计实现信息管理、合规等方面的分权与制衡,从而维护客户信息安全。对于公司内部涉嫌泄露投保客户信息的员工,要从监管层面对其进行相应的处罚。

  从保险营销员角度来看,“退旧保新”是源于业绩考核压力,采取这种办法能产生新单保费收入。从消费者角度来讲,被套路的原因大多基于被推销的保险产品“投资收益高”。据记者了解,有一些受雇于第三方平台的保险工作人员劝客户退保,转而购买其他高收益理财产品。“如此做也是因为第三方理财平台给出的佣金远高于保险合同的佣金,而消费者则是被所谓的‘保本高收益’吸引。”一位险企相关负责人对记者坦言。

  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退保,监管机构和业内专家都给出劝告,消费者退保一定要三思。一般而言,投保人提出解约申请,保险公司自接到申请之日起30天内退还保单现金价值。保单现金价值是指保险合同在发生解约或退保时可以返还的金额。在保险合同中,保险公司为履行合同责任,通常需要提存一定数额的责任准备金,当被保险人于保险有效期内因故而要求解约或退保时,保险公司按规定,将提存的责任准备金减去解约扣除后的余额退还给被保险人,这部分金额即为保单的现金价值。

  保险公司转型进行时 退保激增警惕流动性风险

  2018年仍是保险公司的转型关键年,特别是对于中小险企来说,集中的退保风险可能给其资金流动性带来致命打击。穆迪对外发布的保险行业研究报告认为,由于中短期万能险在过去两年间大卖,万能险的退保率将在2018年至2019年达到峰值。

  有数据显示,2017年部分寿险公司的退保数额就已出现成倍增长。比如,某寿险公司的退保金从2016年的1.49亿元增至2017年的35.92亿元,另一寿险公司退保金达到22.29亿元,同比增长190%,还有的公司退保金突破100亿元,同比增长57.6%。可以说,这直接考验着保险公司的流动性和管理能力。

  目前来看,这种退保趋势已蔓延至今年一季度。随着去年“134号文”及一系列针对保险产品监管政策的落地,银行销售保险产品的难度增加,犹豫期退保的情况也随之上升。此前,在银行渠道销售的短期、趸交等理财型保险产品的短缺以及产品结构复杂化、销售误导增多等原因,使得今年一季度部分银行出现犹豫期退保额的大幅增长。受退保金增长影响,2018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便显示,部分中小险企偿付能力逼近监管红线,且有大规模现金净流出。这部分险企偿付能力水平和利润水平大幅下滑,甚至出现较大亏损,部分险企也因亏损而被股东减持。

  退保风险的激增原因有多重,销售误导乱象是其中之一。对此,保险公司的内部管理与保险业的整体监管都要持续加强,以防止消费者的经济利益无辜受损。同时,为防范退保风险,保险公司应做好退保金准备。长远来看,还应打开细分市场,提高新增保费收入。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