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想象另一种可能的美 对行旅手绘的思考

  2017年4月,我去了一趟意大利和丹麦,用钢笔和水彩记录了当时的所见所闻所思。

  人们有一种普遍观念,认为一个人若是对视觉有兴趣,那他的兴趣就必会或多或少地局限于处理视觉的技巧。因此,视觉被简化区分为几个特殊兴趣的领域,例如绘画、摄影、写真和梦,等等。被人们所遗忘的,正如实证主义文化中的所有基本问题一样——是“可见”本身所包含的意义和不可思议的部分(约翰·博格《看》)。而行旅手绘 ,是视觉审美的综合表达,能生动表现“可见”和“不可见”的部分。

  敏感的发现者

  关于旅行,人们普遍认为用双腿,用眼睛,甚至“咔嚓”一声,就可以拥有美。其实美不是便携式的,美需要观察琢磨,需要提炼升华,更需要敏感而丰富的内心。

  行旅绘画,是一次叠加在观看之上的心灵之旅。每次远行在异国他乡,古老建筑,风土民情,或街头酒吧,或室内窗外,想象着另一种可能的美,心灵渐渐疏离现实,画笔下的风景人物都夹带着一抹莫名的理性或诗性。

  行旅之中,美的灵感往往是短暂闪现的,如何抓住这一刻?旅行中有三个主要选择:摄影、绘画和写作。摄影自然是旅行中留下美最简便的方式。但只用摄影来完成旅行,难免走马观花,难以在旅途中得到美感与快乐。写作,虽然可以赋予想象,而无画面感始终是其难以弥补的缺憾。于是,我选择手绘。

  画一幅自己所见的景观,重要的不止是画,而是观察、思考和想象。好比爱一个人,需要慢慢地了解对方的内心世界,积累独家记忆,才能从最初的好感升华为有内涵的爱。对美的事物的理解需花时间、费思量,再拿起笔来画。至于画得好与不好,倒是其次。

  色彩的写作者

  行旅绘画可以巩固我们对美的印象,令人陶醉的景致通常让我们意识到语言的贫乏,我们往往会述之无题。其实,我们应该问自己更多问题,发散性地分析所见所感,努力探寻心灵深处的所思所想,再下笔时,也许几块色彩,简单的线条,你看到的风景与人物,就都有不一般的想象空间了。

  旅行带给我们的艺术美感,不能简单地从小说、游记、旅游指南中便捷地得到,它需要我们在旅行中更多地着眼于自己的内心世界,激活未醒来的想象。下笔画、动手写,从自己的想象和观察领悟自然人文,理性地感受美的存在,这是旅行的一种意义。

  我的行旅绘画里,总会留下我看世界的痕迹与思绪,它既是我的美学观,也是我的信条。

  沉静的思想者

  人类之所以不断臆想、创作,就是在想象另一种可能的美。

  文学小说从来不提供答案,绘画亦是如此。行旅之中,每一个旅行者思考的内容见仁见智。正如读书,每个读者只能读到已然存在于内心的东西。对我来说,美学与思辨充满了每一次旅行。

  旅行一直吸引着我,它有一种催人思索的魅力。旅行时,我们那些安逸的生活环境、被禁锢的思维定势都会被打破,各种思绪和诸多遐想开始活跃、错综纠缠。这时,我们更容易听到来自内心的声音,一些新的想法,创作灵感也会顺势迸发。

  建筑之构建,人情的疏离,并不能使我们获得对色彩的完全体验。对色彩的理解不仅通过视觉感官,更调动我们所有的感官——视觉、触觉、味觉、心灵的感应,融合为对美的通感。

  我在意大利古城乌尔比诺触摸千年城墙的黄砖,粗糙而坚固的纹理划过我的手,触觉之下,我心里感受到的是历史的余温,还有微暖的红色。

  街头晒太阳、咖啡馆闲聊的市民,陌生却友好地示意,我眼里出现频率高的文字是:古老和热情,这两个词似乎不断出现桔红和桔黄的色彩叠加,如有画笔在心里写下色彩和文字的印象。

  原研哉在《白》这本书中说:“世界就像一场想象得到的种种颜色的奢华盛宴。树木的新鲜、水面的闪光、水果的明丽、熊熊的篝火闪亮,这些颜色中的任何一种对我们来说都是亲切的。而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生命的这些无限运动和律动混合在一起形成了棕色。自然中靓丽的颜色就像印象派画家的调色板一样狂野”。

  美在我们眼中能展示出来多少,依赖于我们内心的丰富程度。美在记忆中留存多久,依赖于我们领悟它的用心程度。

  关于美,我们知道的还很少。

  链接:黄琦,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文联副主席、美术协会主席,中国金融文联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人民银行文联美协理事。

责任编辑:hanhao34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