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生活时尚CURRENT AFFAIRS
生活时尚 / 正文
浓浓元宵情

  旧历新年刚过不久,弥漫于空气中的爆竹硝烟还未完全消散,人们就又在欢天喜地氛围中迎来了另一个重要节日——元宵节。

  元宵节,即农历正月十五,又称“上元节”,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之一。对于其起源,一般认为源于秦朝,汉初定在正月十五,意为新年来第一个月圆之时,是春节后的重要节日。是夜,张灯结彩,火树银花,普天同庆,其乐融融。宋朝时,元宵节持续赏灯五日,灯的样式繁复多样,逛灯市是一件赏心悦目的活动。对此,在我国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的《水浒传》中,有着比较详尽的描写。从清风寨到大名府,直至帝国都城——东京汴梁,可以说是花灯如海,人流如潮,通宵达旦,天上人间。

  中国人向来以含蓄为美,讲究温良恭俭让,恪守中庸,行事低调。只有一个情况例外,那就是——元宵节。元宵狂欢,于官家而言,可以借此体现“四海升平、国泰民安、与民同乐”的盛世情怀;于百姓来说,祭祀神灵,求吉纳福,也寄托了国人对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唯其如此,从贩夫走卒到达官贵人,乃至九五之尊,无不尽情欢畅,加入狂欢序列。这种场景,可从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一词中得到印证: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萧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里,车马、鼓乐,灯月交辉;玉壶、鱼龙,载歌载舞。交织成一派美轮美奂的人间仙境,勾画出一个满城灯火、满街游人、火树银花、通宵歌舞的狂欢之夜。

  元宵节,不仅是中国古代普罗大众的狂欢节。同时,它也是一个浪漫节日,为封建时代未婚青年男女提供了一个赏灯交友的机会。从这个意义上说,元宵节又是中国古代的情人节。

《元宵婴戏图》 溥儒

  旧时,受封建礼法制度束缚,中国古代讲究“男女授受不亲”、“非礼勿听、非礼勿视”,青年女子更是“养在深闺人未识”,一年之中难得有几次出头露面去上街。而元宵节,则讲究“全民同乐”,朝廷甚至发文“开禁”——不管男女老少,都可以上街尽兴狂欢,家长们也破例允许家中未婚的少男少女上街看灯、猜谜、游乐。因此,青年男女趁此良机寻找意中人,邂逅一桩甜美爱情;也可以借机与昔日情人约会,成就一段或完美或遗憾的传说。

  对此,北宋文人欧阳修在《生查子》一词中曾有惟妙惟肖、脍炙人口的描述,可以立此存照: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树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此词可谓元宵灯市情人幽会温馨甜蜜的绝妙写照,与崔护的“人面桃花”有异曲同工之妙。山盟虽在,佳人无音,这是怎样的伤感遗憾?又是怎样的裂心之痛!

《元宵婴戏图》(局部) 赵之琛

  还有一个故事,说的是北宋名臣司马光,很有意思,不妨照录如下:

  司马温公洛阳闲居,时届上元节,夫人欲出观灯。公曰:“家中点灯,何必出看?”夫人回答:“兼欲看游人。”公曰:“某为鬼耶?”

  这个故事是说司马光闲居洛阳的时候,有一年元宵节,他夫人盛装打扮准备到街上看灯。司马光一看夫人这打扮,也不砸缸了,立马打翻了醋坛子,不让去。对妻子说:“家里点了灯,何必出去看?”他媳妇倒也老实,回答:“还想看看游人。”司马光一听愤然作色,反问:“我难道是鬼吗?”

  从这个故事中,除了能看出司马光这个人确实是个顽固不化的礼法之士外,至少说明两个事实:第一,平日深居简出的妇女们在元宵节期间也能参与游乐;第二,街上最美的风光,不是各式各样的花灯,而是川流不息观灯的俊男靓女。

  现如今,元宵节与春节、清明、端午、七夕、中秋、重阳并称中国的七大传统节日。其延续了上千年的风俗习惯,积淀了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已成为连结全球华夏儿女、炎黄子孙的情感纽带。

责任编辑:hanhao34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