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生活时尚CURRENT AFFAIRS
生活时尚 / 正文
家无一粒药

  2006年10月至今,我没去过医院,没去过药店,家无医生坐堂,更无一粒药。而这十一年多的时间里,我遭逢诸多大不顺,日黑黑,夜漫漫,苦水自咽,身体造反了——打喷嚏,流鼻涕,牙龈鼓包,手脚抽筋,毛孔瘙痒,膝盖剧痛,视力骤降。然而,我依然自己挺,自己捱,挺过十天数月,捱过一年半载,云开雾散,风正气清,那些毛病,居然都如泥牛入海,再无消息。

  喜啊,妙啊,这不可思议之现象怎么来的呢,我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我坚持三好原则,或许有点作用。睡好。我沾枕头就着,不知道什么叫失眠,胜过大补。吃好。每顿饭必保一荤一素两道主菜,爽口小菜或咸菜酱一双,果盘一客,白酒泸州,红酒通化,花雕绍兴,啤酒青岛哈尔滨,轮着来。玩好。写词作曲,拉二胡板胡,吹笛子品箫,画漫画,习武等等。

  心无挂碍万事宁,心迎自在莲花开。我庆幸结识了那么多好友,馈赠我无数有形无形的关爱,我收了,珍藏了,悄悄酿成一味药——长效养心丸。

  此药主要成分——茶、石、草、汤。

  我认为茶救命,广西、四川、安徽、江西、浙江、贵州的好友,似心有灵犀,每每将家乡香茗寄给我。石。我枕侧有两块石头。一块黄海黄金海滩海潮送的,鹅蛋大,色金黄,滑润润,天越热它越凉,置于额头,烦躁归零。一块出自吉林有老虎出没的山涧溪流,好友拾到让给我,紫云重叠状,一派祥和。草。草的生命力超强。安徽齐云山一大姐听说我喜欢马兰头,特意去山坡采摘让我带回家吃。我一周后才到家,蔫了的马兰头用水一泡,竟齐唰唰把碧绿碧绿的小胳膊小腿伸展开来。汤,心灵鸡汤,可遇不可求,花钱买不到。我有福,一而再、再而三,不劳而获。那年,我那万里外未成年的孩子碰到窝心事,返乡向我求助,我哪有逢锁即开的钥匙。无奈,只好带她出去转。在黑龙江,在河南,她被当公主一样款待。京城一好友,摄影高手,悄无声息将镜头一直对着她。她笑了,我哭了——朋友的心灵鸡汤帮我缓解了焦头烂额的困厄,我的心病无须求医,不用买药,自然就康复了好多好多。

责任编辑:hanhao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