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文化动态CURRENT AFFAIRS
文化动态 / 正文
心无妄想梦魂安

  这两年,“公共视野”这个词组的内涵愈发丰富。大凡新闻反转或者规定叫停,总离不开“公共视野”的身影。其实,有些“视野”之外的文化现象,也正类乎鲁迅说的“几乎无事的悲剧”,需要高度注意。

  剪裁入妙称魁首 式样翻新数此家

  这是某地以“首家”命名的成衣店的对联,所以上下联的最后一字暗嵌的就是店名。当然,这是三十年以前的事。如今,剪裁不必“入妙”,式样也能翻新。例如,在牛仔裤的裤腿上挖几个洞,师姐师妹都驾轻就熟。再把裤腿或裙裾截到“贼短”,大家似乎也手到擒来。然而,湖南农业大学的男生撑不住了,向图书馆投诉曰:女生短裙短裤露肩露背涉嫌“性骚扰”,影响学习。“从善如流”的图书馆立即规定:女生穿短于50公分短裤短裙不得进馆。女生不满而网议,遂进入“公共视野”。结果是图书馆再次立即回应:规定已撤销,并发文疑似致歉。

  “人或冻寒非我愿,世皆温暖是予怀”。无奈穿的少也可能是一种“温暖”,让男生耳热心跳的“温暖”。夫美女穿得短一点干卿何事,怎么就心猿意马、看不进书了呢?根据接受美学的理论,诱惑是“作者”与“读者”共同生成的,林妹妹一招一式对于宝哥哥全是诱惑,而之于焦大就未必。图书馆里,真正的专心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两眼不窥书外事,何必一定管女生的腿与背?四十年前,笔者上大一,记得有学生干部拿了剪刀,满校园治理“披肩发”与“喇叭裤”,说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现在想起来还有点恐惧。以当时观念,敢穿现在的“齐P裤”怕是要被抓起来的。“君子远庖厨”,她要“骚扰”,咱们可以退避三舍,可以敬而远之,可以去教室自习,干嘛一定要去图书馆告状呢?图书馆也有意思,制定规定之前似乎也没有多做可行性调研,要是某位男生故意“逗你玩”呢?

  心无妄想梦魂安。是真学霸自有专注,哪管她剪短了裤脚、留长了秀发!

  三杯未必通大道 一醉真能出百篇

  这是宋代诗人杨万里的“诗酒论”。他认为“要入诗家须有骨,若除酒外更无仙”,估计这理论,李白、杜甫都是同意的。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要说数量最多的联语,恐怕非喝酒莫属。无论是“收拾小山藏社瓮,招呼明月到芳樽”的潇洒,还是“谁家绿酒欢留客,何处红楼睡失眠”的放浪,那前提只有两个字“乐意”。如果做一个规定:无论会不会、能不能、愿意不愿意,都得给我喝!估计诗人写出来就不是“乐意”而且“拔剑击柱长叹息”了。

  据报载:5月18日,安徽萧县教体局营养办下发通知:此前存疑的两种品牌的学生奶,经检测质量合格,将于5月28日恢复供奶。同时,要求落实“班主任试喝制度”,即每班每天免费多提供一盒奶,由班主任提前一小时试喝,没有发现异样方可发给学生饮用。班主任不按要求操作造成后果的严肃处理。

  看到这样的规定,一杯不喝笔者已经醉了。试问,老师试喝之前,教导主任、校长、教体局领导是不是也要试喝呢?万一老师喝出了问题怎么办呢?对于“潜移默化”的慢性毒素,试喝能喝出来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规定:自然人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自然人享有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等权利。强令他人违章冒险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基层领导都不知道吗?

  当然,“试喝”又很快进入了“公共视野”,再一次“紧急叫停”了。而且,连供奶都停了。

  一船风雨分襟处 千里烟波回首时

  这是唐代诗人黄滔的《旅怀寄友人》。黄滔诗风接近白居易、刘禹锡,平实而深情,在晚唐诗人里颇有名气。笔者引此联意不在怀人,而在借题发挥,说说对于“四角号码检字”的“回首”与怀念。

  去年年初,为写《家风与苏东坡的生态诗词》,要查《四库全书》,找苏洵的《嘉祐集·祭亡妻程氏文》原文——网上与诸家版本说法不一。管理员老师问我会不会用四角号码,我说会,查到第1104卷,第966页,逐句录入,迎刃而解。下午,笔者就教会了身边几个弟子检索。

  后来,得到老同学寄来的《现代汉语词典(第七版)》——他是编委,每有新版必赠——这才发现1978年第一版里收入的“四角号码检字表”早已经删除。日前,终校古籍《滤云斋集句》,至“斚”即“斝”(jiǎ,音贾,古代的青铜酒器)字,不知道部首,又不知道读音,还是用1978年初版检索,6640,立马查到。遂微信咨询老同学,回答是:“词典越编越厚,收许多水词,又不舍得删没用的词,最后加大版本,去掉四角号码,还是几乎装订不起来。好多老人提出这个问题,遗憾大了去了。”记得是1991年,标四角号码已经成了汉语博士生的考题,殊不知在普及汉语拼音之前,老一辈的检索,主要就是依靠它,其间的文化含量——与汉字结构的契合、检索的便捷实用等,都已经融入了我泱泱大国的“国粹”,为什么不能够减少一些鲜有用处的字词,留出一点空间给四角号码呢?学习它比学会五笔打字容易多了。网搜一把,发现不少学界人士,从文化和学术层面考量,从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长远利益着想,正力主四角号码检字法进入基础教育领域。窃以为在进入大中小学之前,首先应该恢复其在《现代汉语词典》中的一席之地。

  “一船风雨分襟处,千里烟波回首时。”若干年之后,我们的子孙“忆旧”的时候,会记起我们的精诚呼吁的——“公共视野”亦需要关注此事也。

责任编辑:梁艳珍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