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文化动态CURRENT AFFAIRS
文化动态 / 正文
聚焦新形势下金融监管

  在改革迈入第40个年头之际,科技、经济、社会、生活都在发生着深刻变革,中国的金融监管也面临着新情况和新挑战。日前,第三届中国金融启蒙年会在京举办,来自各地方金融监管一线的负责人聚集北京,共同探讨新形势下做好金融监管的理念与经验。

  回归本源

  金融是什么?风险从何而来?回归本源是与会专家共同的逻辑起点,弄清新环境下金融的本质与诉求,才能进行清晰的监管职责界定和制度安排。

  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党组书记、局长霍学文形象地形容金融行业为三个“圈”:第一个“圈”是法定金融机构;第二个“圈”是具有金融功能的机构,金融机构发行的金融产品带动金融活动而产生金融功能;第三个“圈”是金融行为,例如生活中的一般借贷、网络支付等行为。他认为,只要货币穿越的、进行交易的都可能涉及金融行为。

  天津市金融工作局党委书记、局长聂伟迅则将金融的概念划分为三大类:金融机构、金融工具和金融产品。其中,金融工具是用来调控金融行为的手段;金融产品是载有金融行为的凭证。

  深圳市金融办党组书记、主任何晓军说,金融是社会配置资源的重要手段,依然是我们社会中非常重要的一方面。他说,我们国家太大,每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金融发展程度不同,对经济和金融的需求也不一样。因此,应根据地方实际情况制定监管对策。

  清晰阐述金融概念之后,与会专家继续对货币和金融风险进行阐述。

  霍学文比喻说,印假币是要立刻入刑的,但如果在互联网上、利用区块链技术制造货币,这和造假币有什么差异?只要它叫做“币”,敢花出去,它就跟法定货币相违背,今天已经不是发假币的时代了。

  就此,霍学文提出,“特别赞同无币区块链,也特别支持可信区块链”。

  监管方法论

  根据金融概念的清晰界定,与会专家进而对监管行为进行了清晰划分与探索。

  霍学文说,金融监管分三大类:第一类是对金融机构的监管;第二类是对类金融机构金融活动的监管;第三类是对非法经营活动的监管,这里不应叫“监管”而应该叫“打击”。

  在具体监管工作中,霍学文主张打破刚性兑付,提倡“卖者尽责,买者自负”。卖者不尽责,让买者自负,那是在欺诈百姓。如何做好卖者尽责?需要完善信息披露、产品登记、资金托管。他说,地方金融监管在与非法金融活动做斗争的过程中不断成长壮大,非法的金融行为也在教我们、刺激我们如何加强监管。

  聂伟迅提出,非法金融活动分两类:一类是持牌的金融机构做了监管部门不允许做的事情;另一类是一般工商企业不允许做金融活动,不能把金融活动变成经营主业、主要利润来源。他说,金融安全和金融风险之间的桥梁是监管,我们从事金融活动、金融行为要避免它威胁到我们的安全,这中间是监管。

  何晓军重视金融科技的力量,他说,如何发现风险已经成为地方金融监管者最重要的职责。在深圳的金融监管工作中,监管部门运用大数据、区块链等新技术手段对金融风险进行筛查。深圳金融办发布了三大系统:深圳市金融风险预警系统、深圳市金融地方监管信息系统、深圳市地方金融平台。

  在金融风险预警系统中,他们建立了“海豚指数”,该系统通过大数据,每天扫描深圳市25万家类金融机构,及时发现收益率偏离、舆情的正负反应等情况,通过建立一些模型,发现非法集资公司的蛛丝马迹。

  辽宁省金融办党组书记、主任刘波则注重强监管与助发展相结合。在他看来,地方金融办既有监管的职能,同时也兼具着发展职能;另外,它也具有协调服务职能,需要协调本地的一些央企、大型金融机构与当地经济相互促进发展,为这些金融机构提供服务。

  贵州省金融办主任李瑶说,地方的金融监管存在几个问题:一是监管法规相对滞后;二是非法集资、乱办金融的现象屡禁不止;三是金融管理的责任和意识还存在一定问题。她建议以打基础、建机制、上手段、保稳定为举措,守住风险底线。

  金融活动的复杂性和地方经济环境的特殊性,赋予地方监管机构多方面的职责使命,但万变不离其宗的就是对非法金融活动进行有效打击。霍学文说,法律在处置风险和惩治非法金融活动上是一把利剑,所以搞金融行为,做金融活动的人,一定要知道头上悬有一把利剑。每天把百姓投进来的钱当作收入的人,已经走在了危险边缘上。

  宣传教育不可或缺

  头悬监管利剑,是惩治非法行为的重要手段,加强金融消费者教育,则可以消除非法活动的土壤。

  霍学文说,那么多的金融行为怎么监管?第一,一定要用金融科技的手段发展监管科技;第二,一定要用人民战争的思想发动所有的人。不要小看金融启蒙,当老百姓越来越认知他的钱被你拿走,你是在骗他的时候,也从另一面在激发着百姓。就此,他提出,“必须加强全社会的金融启蒙”。

  聂伟迅表示,行为必须要产生后果,才能进行打击,但是,一些可以提前通过教育的方式防范。他提出,在针对非法集资的监管中,面临着空巢老人问题,这是一个社会学的问题,同时也是一个法学的问题,更需要多方协调应对。

  宁波市金融办党组书记倪炜认为,在社区进行相关展览宣传意义巨大。“非法集资风险展”在宁波巡展时,他们组织十几个流动展馆到社区、乡镇街道。此外,他们与当地老龄委沟通,把老同志组织起来,把非法集资的有关知识送到他们那里,送到最需要的地方。

  通过有效的宣传、组织,宁波市依靠网格化排查,将地方金融风险防范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同部署、同落实、同考核,为金融风险防控工作装上了“千里眼”、“顺风耳”。

责任编辑:梁艳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