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现金贷合规转向记

  技术与场景将现金贷拉回消费金融“正途”,然而不得不关注的是,新业务的拓展意味着风险和不确定,总体来看,现金贷机构的转型还没有完全探索出相当稳定且成熟的模式,更多还在摸索中。

  “重新定义自己”,这是掌众集团执行副总裁朱宇在采访中告诉记者的一句话。作为此前现金贷利润占比90%左右的机构,掌众面临的转型压力正如市场上其他现金贷公司一样,“要么转,要么淘汰”。

  去年12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规范现金贷管理。彼时,市场喧嚣,各机构压力极大。

  短期、直接的影响就是,现金贷业务利率迅速下调,更有不少机构由于无法平衡成本和风险,被市场挤出。

  艰难转型

  控股掌众集团48%的中新控股一季度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从上年同期的72291.5万元减少至60387万元,同比减收逾一成,为16.5%;净利润方面,则同比降幅超过九成。其中,在线投资及科技驱动贷款服务收入的减少,主要是网上消费贷款平台掌众金服的交易量减少以及贷款组合平均规模减少,导致利息及财务咨询服务收入下跌所致。

  对此,朱宇回应,这是由于掌众主动作出业务上的收缩以控制风险,加之利率下降,短期内规模效应显著体现。“二季度开始会增长”,他判断,基于对一季度的用户诚信测试,他们发现,用户并没有流失,关联度依旧较大,不仅交易会逐步回暖,而且在此过程中还筛选出优质客户。他透露,掌众金服已经不仅开始向优质老客户转向长期大额产品,而且同时引入了第三方公司做大额分期业务的营销拓展。“下一阶段,掌众将用更多产品线来支撑整个业务发展。”

  朱宇所说的“更多产品线”目前已有端倪,智能出借、数字金融、金融超市、消费分期、海外业务、掌众云六大业务板块将共同推进。他告诉记者,调整之后,掌众云平台、金融科技、海外业务、消费分期将四足鼎立,分别占业务收入的20%,“这是一个安全及良好的状态”。

  作出快速调整的不只有掌众,再看趣店,“饱受压力”是紧跟“高额利润”之后的核心词。

  5月21日,趣店财报发布,财报显示,趣店的经营在2018年第一季度总收入为17.17亿元,同比增长105.6%,与此同时还有用户量的下降——活跃金融用户与去年同期的480万相比下降13.9%;放款笔数相比去年同期的1970万下降44.6%,交易总额相比去年同期的167亿元下降8.1%。

  看上去不漂亮的数据,直接体现出调整期的阵痛。

  由于现金分期和商品分期业务是此前趣店主营业务收入的来源、是对趣店盈利贡献最大的部分,这部分业务的主动收缩,造成不可避免的数据下滑。

  报告显示,一季度趣店线上消费金融服务交易总额153亿元(24亿美元),相较去年同期的167亿元下降8.1%;活跃消费金融用户为410万,相较去年同期的480万下降了13.9%;放款笔数为1090万笔,相较去年同期的1970万下降44.6%。

  不过,趣店的转型——孵化大白汽车,增加线下场景——也在加快进展,并已初具规模。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末,大白汽车在全国各地开设175家线下自营门店,招募660多名员工。一季报显示,趣店集团旗下汽车新零售业务大白汽车当季销售型融资租赁收入为5.46亿元,这在17.17亿元的总收入中占比接近三分之一。

  抛弃“高利润”后的探索

  行业里,趣店和同类型的乐信在转型中算是“幸运儿”,他们似乎找到了自己的场景,并开始寻求长期发展的路子。

  “转型更多的是活命,找到可持续的增长途径,而不是维持之前的高增长。”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告诉记者,如果能找到稳固的场景,且在新的场景和模式上实现了盈利与可持续,就算转型成功,这是现金贷机构未来2-3年甚至更长时间去探索的。

  “政策的调整虽然在短期内会对业务发展造成一定冲击,但长远来看,整治市场的动作将会把 ‘鱼龙混杂’的因素剔除掉。”在朱宇看来,经过这一轮的发展,留下的会是在金融科技领域深耕的人,对行业整体利好。

  那么,告别高利润现金贷,这些机构是否还能重回高增长之路?朱宇坦承,新业务的利润率不可能有现金贷这么大,但随着规模放大,可以使利润依旧保持比较好的水平,解决“普而不惠”的问题,也是政策所鼓励的。

  除上述内容,趣店的探索还在提供金融科技服务,CEO罗敏表示,“判断公司业务属性变化的依据是收入结构的变化,趣店业务收入来源将从此前的借贷者息差收入变更为金融机构服务性收入和商品厂商的销售佣金收入。”这就意味着,趣店已经决心要从“靠放贷赚钱”转变为“靠服务赚钱”。财报显示,趣店一季度的金融撮合服务费从去年同期的3648万元上升到了2.78亿元,同比大幅增长660%。

  “目前来看,我们的不良远低于行业平均,可以说转型还是在平稳往前走。”在朱宇看来,对机构而言,政策方面推动的转型的确是个大挑战,机构需要迅速作出反应,在理念、业务架构等方面快速完善。“不管是从单一业务到集团化业务,还是从“TO C”服务转向“TO B”服务,都是极大的挑战。”

  同样,在去年四季度亏5亿元之后,拍拍贷在新一季的财报中显示,虽然环比2017年第四季度有所下降,但已扭亏并盈利4亿元之多。

  拍拍贷方面回应记者,利润扭转的主要原因在于,通过不断调整和优化业务全流程,拍拍贷将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以及区块链等技术应用在贷款端和投资端的精准获客、反欺诈、智能风控、智能运营、智能客服、智能贷后管理和智能投顾等环节,并于去年9月全面实现了借款自动化审核,全方位提升了整体运营能力和用户体验。另外,拍拍贷还于今年初宣布成立智慧金融研究院,并将在未来3年内注入10亿元资金。也就是说,在技术方面的投入是拍拍贷主要转型方向。

  分化与畸变

  不过需要关注的是两方面,其一,包括拍拍贷、趣店、宜人贷在内的机构都将ASC605会计准则修改为ASC606,从“分期计入”变为“一次性计入”。以拍拍贷为例,其从今年1月开始调整会计准则为ASC606,在此标准之下,提供贷款的未来每个月收取的交易费用会一次性计入当期收入,这些费用中隐含的意外事件和损失预估之后计入另外的管理费中。而在原先的ASC605会计准则下,只能把一个季度三个月平摊下来收取的交易费计入营收。拍拍贷财报坦言,更换会计准则之后,营收增加了1.7亿元。

  其二,在采访中,不少行业资深人士表示,金融科技的投入可能在短期内难以看到盈利的效果,所以对于试图在金融科技领域有较大成长的公司来说,无疑还需一段时间的深耕。

  那么,行业整体情况如何呢?在薛洪言看来,现金贷转型主要是借贷、流量变现、科技赋能三条路。“借贷这块,往合规方向走,降低利率、寻找场景;流量变现则是以金融超市的名义把富余的流量转给其他金融机构;科技赋能主要是把现金贷这套业务模式以云服务的模式输出,从 ‘挖矿人’抽身为 ‘卖水’的人。”

  技术与场景将现金贷拉回消费金融“正途”,然而不得不关注的是,新业务的拓展意味着风险和不确定,总体来看,现金贷机构的转型还没有完全探索出相当稳定且成熟的模式,更多还在摸索中。“还没有找到可以让大家一哄而上的新风口,大多是一些结构性的机会。”薛洪言直言。

  但不得不说的是,相比这些体量大、客群相对稳定、技术强的公司,更多中小型机构的现金贷业务,更是走向一种难解的尴尬地步。一位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由于掌众具有较强的金融机构背景,资金来源和成本都有优势,转型期间可以“用资源换时间”。而以趣店和乐信为代表的机构,前期积累了场景优势也在慢慢建构起来。“从监管的角度来看,P2P类型的现金贷,一方面要保证现金流量和产品持续度,一方面又要考虑备案的情况,的确很难。”他表示。

  目前,选择“出海”东南亚的现金贷不少,但业界对此持质疑态度。不少人认为,由于东南亚一些国家在征信、移动技术、第三方支付等领域较为落后,“出海”的不可控因素更为繁杂,且监管也在向中国的严监管看齐,复制早先国内快速的现金贷发展模式并不可行。

  值得关注的是,也有一些机构因没法满足36%的利率限制,做出一些畸形“现金贷”。比如把期限大幅拉长,而降低名义利率,或者将砍头息转换为其他类型服务费的公司也大有人在。这些模式,无疑又只是赚取短期热钱的行为,市场的质疑和监管的约束将在所难免。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