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俄欲向欧供气 美国竭力阻挠

  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美国近期正在酝酿针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制裁措施,与俄罗斯合作的欧洲公司可能成为制裁对象。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此举意在阻止该项目继续推进,以降低俄罗斯对欧洲经济的影响力。

  “北溪-2”好事多磨

  欧洲国家在天然气上对俄依赖程度较高。根据2016年的数据,欧洲天然气约三分之一从俄罗斯进口,其中,东欧国家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尤甚。

  “北溪-2”项目计划在波罗的海海底铺设管道,把俄罗斯天然气输送到德国,再通过德国干线管道输送到其他欧洲国家,项目管线途经俄罗斯、瑞典、芬兰、丹麦和德国的水域或专属经济区。建成后,俄将向德国每年输气550亿立方米,可满足欧洲10%的天然气需求。

  这一项目历经波折。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气)2015年即宣布已与欧洲合作伙伴达成一致,随后经历了合作伙伴退出、多国质疑等曲折,最终俄气去年4月与法国、荷兰、奥地利、德国多家能源公司签订协议,决定共同推进这一项目。

  根据计划,项目将于2019年建成,最晚从2020年起,俄罗斯输往西欧的天然气将无须过境乌克兰、波兰、白俄罗斯和其他几个东欧国家,同时德国有望成为新的俄罗斯天然气欧洲转运枢纽。据俄方消息,目前“北溪-2”在德国已开始动工,芬兰、瑞典、丹麦的相关手续也在正常办理中。

  如果“北溪-2”建成后替代现有管线,乌克兰等东欧国家可能失去每年数十亿欧元过境费和能源转运这一地缘政治工具,更将承担天然气价格上涨风险。正因如此,以德国为首的西欧国家对项目态度积极,而乌克兰等东欧国家则尽力阻挠这一项目,并得到了美国“撑腰”。

  美强压与俄软抗

  对于俄欧能源合作以及双方关系改善迹象,美国充满警惕。美国负责欧洲和欧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米切尔5日表示,“北溪-2”项目将削弱北约承担俄罗斯压力的东翼力量,增加欧洲对于俄罗斯的依赖,同时威胁乌克兰作为能源转运国的经济安全。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所专家陈宇认为,美国阻挠“北溪-2”有在战略上打压俄罗斯的考虑,更重要的是,现在俄美在欧洲能源市场上是一个竞争态势,如果欧洲加大进口俄罗斯天然气,势必影响未来美国对欧洲出口液化气,这对重视商业利益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来说难以接受。

  德国总理默克尔5月访俄之前,特朗普就公开批评德国“向俄罗斯购买大量天然气”,甚至直接要求德国放弃“北溪-2”项目,以换取美国放弃对欧洲发起贸易战。

  当前,欧洲处境两难:同俄罗斯合作,可能要承担美国制裁的风险;听从美国,则可能面临天然气供应不足的问题。为此,默克尔寻求普京支持,希望他保证,即便在“北溪-2”投入使用后,俄罗斯也将继续通过乌克兰管道系统输送天然气,从而消除美国对这一项目的部分忧虑。

  相对美国以制裁威胁的强硬手段,俄罗斯的身段更显柔软,尽力表现出照顾欧洲利益和关切的合作诚意。普京5月18日在与默克尔会晤后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回应了德方要求:在经济合理的情况下,俄方准备继续从乌克兰过境向德国输气,俄方愿意就此与乌方谈判。

  欧洲自主迎考验

  陈宇认为,“北溪-2”项目对俄罗斯来说有很强的战略意义,为防止受制于乌克兰,俄必须修建新管道,以维持自身在欧洲市场的地位。

  从欧洲方面看,欧盟多年来致力于能源来源多样化,特别是经历去年的寒冬后,欧洲人发现俄罗斯天然气供应还是比较可靠的。特别是德国,通过修建“北溪-2”也能夯实自身在欧盟能源市场的地位,所以态度积极,双方合作基础牢固。

  对于项目推进前景,陈宇认为,特朗普上台后,美欧在经贸和伊核协议问题上分歧很大,嫌隙加深,默克尔等欧洲重要国家领导人对特朗普的做法比较反感。未来“北溪-2”项目能否顺利推进,取决于欧洲特别是德国能否顶住美国压力。

  俄罗斯政论人士伊莲娜·卡皮塔诺娃认为,目前看来,德国等欧洲国家在两难处境中主要采取拖延战术,同时逐渐推进“北溪-2”建设。法国总统马克龙可能将在德国和美国之间充当谈判中间人角色。

  俄罗斯应用经济学研究院专家尼基塔·伊萨耶夫认为,美国宣称自己是为了保护欧洲国家远离“危险的”俄罗斯,同时又在积极向欧洲推销价格昂贵的本国产液化天然气,以取代俄罗斯天然气,因此不排除德国、奥地利等国以本国商业利益为重,反抗美国可能的制裁。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