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领导活动CURRENT AFFAIRS
领导活动 / 正文
易纲:按照三大原则扩大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

  5月29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2018金融街论坛年会全体大会上表示:“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上,习近平总书记宣布将大幅放宽包括金融业在内的市场准入。一个多月以来,人民银行和各金融监管部门明确了下一步开放的时间表,许多政策已经落地,其它的政策正在有效、有序推进。”易纲称,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金融业实力的显著提高离不开改革开放。在新时代,与经济金融发展的要求相比,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还有很大空间。因此,金融业进一步对内、对外开放是今后一段工作的重点。

  据易纲介绍,截至2017年底,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总资产超过250万亿元,居全球第一位。全球十大系统重要性的银行,中国占了4家,利润和资本的指标都居于前列。中国股票市场总市值居全球第二,债券市值在全球居第三位,仅次于美国和日本。资本市场包括债券市场的结构、广度、深度与发达国家趋于一致,保险业保费收入已居全球第二。中国的移动支付和许多金融创新在全世界都居于领先水平。

  易纲强调,我们追求的不是规模的大小,更重要的是高质量、高效率、安全可靠的金融服务,并指出扩大金融对内对外开放需要遵循三大原则,对这三条原则作了进一步阐述。

  第一个原则,金融要遵循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易纲认为,首先,金融作为服务业,其配置资源和管理风险这两大功能在整个现代经济中非常重要。其次,金融是一个竞争行业。金融是多元化且多样化的,有许多机构提供金融服务,所以必然要引入竞争,要竞争就必然要开放,对内、对外都要开放,通过竞争,中国的金融业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务。

  因此,易纲指出,无论对内资还是外资,只要能够改善金融服务,都要鼓励进入,所以要遵循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的开放原则,对各种市场主体一视同仁,使其可以依法平等进入,在同等条件下竞争。

  第二个原则,金融对内对外开放、汇率形成机制、资本项目可兑换这“三驾马车”要互相配合,共同推进。易纲称,金融在对内对外扩大开放过程中,汇率要进行市场化改革。“灵活的汇率机制是整个经济的‘稳定器’,也是国际收支调节和跨境资金流动的‘稳定器’和‘调节器’,有了市场化的汇率机制,很多风险便可通过这个机制不断释放,不断有效配置资源”。

  同时,易纲表示,资本项目可兑换也要同步进行。“人民币国际化要求稳步地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如果有很多资本项目都是管制的,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就名不副实,只有实现资本项目基本可兑换,金融业实行双向的开放,汇率形成机制以市场供求为基础,整个金融业才能协调发展。”易纲表示。

  第三个原则,金融的开放程度要与金融监管能力相匹配。易纲还提到,金融业按照以上三条原则实行对外对内开放,绝不意味着国门大开、一放了之。在开放的过程中,金融管理部门要加强依法金融监管,要坚持持牌经营。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金融的开放,会出现跨市场、跨地域、跨国界的资本流动,而且会产生很多的金融创新。易纲称,提高金融的开放水平,必须要提高金融监管能力。国际经验表明,只有在监管到位的情况下,金融开放才能够起到促改革、促发展的作用。

  因此,易纲表示,一方面,我们要做好自身的工作和功课,打好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攻坚战,加强宏观审慎管理,补齐金融管理的短板,做好政策配套,不断健全与金融相适应的法律法规、会计体系,完善支付、托管、清算、金融统计等金融基础设施,推动各金融市场、在岸和离岸市场的协调发展。另一方面,要更加学习探索、总结经验,提高我们的监管能力,培养监管人才。

  此外,易纲还指出,在金融开放的过程中,要加强对投资者的教育和消费者的保护工作。

  “在消费者保护这个问题上,内资和外资也是一视同仁的,要树立负责任金融的理念,把金融产品和服务的信息准确地传达给消费者,让消费者知道应该承担的风险和后果。投资者要树立收益自享、风险自担的理念,要加强风险意识,在选择金融产品和服务的时候,要注意维护好自身的合法权益。所以,金融管理部门要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推进金融知识的普及教育,完善个人信息的保护,严格依法监管,严格执行金融市场的纪律。”易纲表示。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