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金融创新CURRENT AFFAIRS
金融创新 / 正文
蚂蚁金服加深“开放”烙印

  5月18日,蚂蚁金服旗下消费信贷产品花呗宣布向银行等金融机构开放,未来将与金融机构一起,共同开拓更多的服务场景,为用户提供更丰富的权益。必须强调的是,随着花呗的开放,蚂蚁金服包括支付、理财、保险、小微企业金融、农村金融、消费信贷等在内的所有金融产品,都已经实现了与金融机构的开放合作。

  从金融业务的场景创造,到金融科技的能力锻造,“全开放”背后,是蚂蚁金服多年来深耕技术、强调合作的理念渗透。

  “成熟一个开放一个”,循着这样的思路,蚂蚁金服开放战略正在渐次落地。

  5月18日,蚂蚁金服旗下消费信贷产品花呗宣布向银行等金融机构开放,未来将与金融机构一起,共同开拓更多的服务场景,为用户提供更丰富的权益。必须强调的是,随着花呗的开放,蚂蚁金服包括支付、理财、保险、小微企业金融、农村金融、消费信贷等在内的所有金融产品,都已经实现了与金融机构的开放合作。

  从金融业务的场景创造,到金融科技的能力锻造,“全开放”背后,是蚂蚁金服多年来深耕技术、强调合作的理念渗透。

  金融科技开始角力

  在今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明确指出,中国正对数字货币,区块链技术以及金融科技进行研究,来探讨如何以最好的形式服务实体经济,并且要安全发展这些技术,来避免可能的负面影响。

  可以预见,发展金融科技将成为金融机构未来角逐的重要领域。

  然而对于中小机构来说,地域、人才、科技实力等方面的瓶颈,令金融科技成为发展的掣肘。即使是大型金融机构,也依然有自己的专长与短板。外部合作伙伴的出现,使得行业实现突围。蚂蚁金服就是要扮演这样的角色。

  未来银行的金融服务和产品竞争力,将取决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方面的技术实力。与蚂蚁金服进行合作的兴业银行银行卡与渠道部总经理汪宇坦言,“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银行并非对立关系。一方面银行机构自身也在大力发展互联网金融,例如在直销银行、信用卡、消费金融等业务领域已经呈现高度的互联网化。同时,银行已经与互联网金融机构建立了密切合作关系,并形成可持续发展的生态链,进而实现用户、金融机构、互联网金融平台的三方共赢。”

  事实上,多年前,传统的IT公司就已开始探索为金融机构提供技术服务的运作模式,但这种传统的方式更多为“嵌套”、“叠加”、“外包”,“做那些”、“在哪个环节做”多由客户来提供。与之相比,以蚂蚁金服为代表的金融科技公司则开启了一种新的业务模式。

  从目前达成的合作来看,传统金融机构开始接受新模式,并主动拥抱转型。不只是蚂蚁金服,除其之外,百度金融与农业银行合作,包括共建“金融大脑”以及推广客户信用评价、风险监控、智能投顾、智能客服等具体应用,并建立了“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京东金融与工商银行推出“工银小白”数字银行,实现二者在客户、账户、数据、信息、资金等方面的深度整合。

  渐次全部开放

  越来越清晰的开放路径,让外界对开放的边界、速度,以及未来进一步的发展方向非常关注。

  早在2013年3月,蚂蚁金服的前身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成立时,马云明确表示,中国不需要再多一家金融公司,但缺一家真正专注服务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公司。

  2014年10月,蚂蚁金融服务集团正式宣告成立,将服务目标锁定为“草根”消费者和小微企业,并以开放的心态服务于金融机构,希望通过互联网的技术和思想打造一个开放的金融生态。蚂蚁金服 CEO井贤栋表示,在整个蚂蚁金服的业务体系中,支付、理财、融资、保险等业务板块仅是浮出水面的一小部分,真正支撑这些业务的则是水面之下的云计算、大数据和信用体系等底层平台。“接下来,蚂蚁金服的战略就是开放这些底层平台,与各方合作伙伴一起,开拓互联网时代的金融新生态。”他再次强调了这一愿景。

  “2015年我们设定了一个目标,就是在未来的五六年,要帮助超过千家金融机构提升服务效率。”蚂蚁金服副总裁陈亮指出,具体开放的思路是,针对小微企业、广大老百姓、“三农”领域等金融服务不足的群体,提供给金融机构流量、场景、技术、数据、用户等方面的资源。

  把“成熟的”带给合作伙伴

  由于前期在不少金融业务上都有所涉及,蚂蚁金服一度被认为是传统金融机构的强有力竞争者。

  8年前,不管是对于阿里巴巴还是传统金融机构,都还没有找到合作的切入点与思路,再加上蚂蚁金服本身并不成熟,抛出的“橄榄枝”很难得到市场的充分认可。

  “这些业务涉及到金融领域,把金融机构直接作为实验对象风险极高。”蚂蚁金服副CTO胡喜表示,为用户创造更多价值,是蚂蚁金服的初衷所在。所以,在之后的多年间,蚂蚁金服利用自己的场景锤炼、沉淀技术。期间,相关成熟业务的开放也在不断落地。

  “开放业务是前期自营业务的承接,让大家更了解与信任我们的技术”,胡喜介绍,2004年,支付宝成立,2007年左右,该业务逐渐走向外部场景,开始对全行业开放,为第三方提供接口服务;2015年,蚂蚁金服旗下的财富平台蚂蚁聚宝(后改名为“蚂蚁财富”)上线;2017年,蚂蚁金服宣布向基金行业开放自运营平台“财富号”,用技术支撑基金公司在蚂蚁聚宝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专区,直接触达和服务用户。蚂蚁金服方面表示,基于techfin的定位,蚂蚁金服未来会只做tech(技术),支持金融机构去做好fin(金融)。此类开放举动不胜枚举。

  与南京银行的合作就是基于上述基础。2017年9月28日,南京银行、阿里云以及蚂蚁金服举行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共同发布南京银行“鑫云+”互金开放平台。这是三者合作整体输出的第一次努力,通过“鑫云”+平台的建设,南京银行互金核心系统获得质的提升。该行信息技术部副总经理李勇表示,OceanBase数据库系统经过蚂蚁金服内部大量互联网金融场景验证,给了银行尝试使用的信心。实践证明,南京银行选择OceanBase数据库,为其“鑫云+”互金平台提供了更加坚实的保证。

  而这也将在蚂蚁金服的业务结构和收入结构上得以体现。陈亮表示,目前,蚂蚁金服盈利最大的部分是支付服务费,占比60%以上,技术服务和金融服务均在20%左右。有预测认为,在业务模式调整之后,技术服务收入占比会大大提高——到2020年,60%以上将为技术服务收费,20%以上为支付接入,金融服务则最少,约占10%。

  科技开放不局限于金融

  当下,金融服务市场广阔,留给各类机构的机会非常巨大。以消费金融为例,2018年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达9.7%,对经济的贡献率从去年的58.8%提升至77.8%,足见消费已经成为拉动经济增长最主要的动力,消费金融仍有巨大的发展空间。而在众多消费金融主体中,银行稳居消费类金融服务主力,占总规模的80%以上。金融科技公司与银行的合作,可以更好开发消费场景,触达消费者金融需求,创建合作共赢的生态。

  从另一个侧面也能看出,金融科技的需求与潜力非常大。不少银行开始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另外,同类型技术公司也在转型,致力于服务各种金融机构。

  “我们所希望的是,大家能合作把行业做大,一起共享这块‘大蛋糕’,而不是把自己的资产负债表做大。”胡喜强调,“同质化输出大家都会做,重要的是怎么满足金融机构及金融消费者的不同需求。”

  作为中国互联网金融和金融科技创新发展的引领者,蚂蚁金服的一举一动都牵动各方的关注。

  据了解,蚂蚁金服开放的技术能力,远不止在金融领域发挥作用。2015年9月,蚂蚁金服就宣布启动“互联网推进器”计划,将平台、数据、技术方面的能力全面对外开放,目标成为整个中国社会“互联网+”升级的助推器。比如在出行、医疗等商业领域,蚂蚁金服就在持续助力行业的转型升级。

  或许这意味着,开放的才刚刚开始。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