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强监管下新型金融机构的转型和创新之路

第七届中国新型金融机构论坛综述

  金融进一步对外开放、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使新型金融机构面临哪些挑战和机遇?在强监管形势下,新型金融机构如何创新服务模式,发挥自身优势?日前在临沂举办的第七届中国新型金融机构论坛上,与会者进行了深入探讨。论坛由临沂市政府、金融时报社、全国地方金融论坛办公室等单位联合主办,临沂金融办、临沂财金投资集团与齐商村镇银行承办。全国130多家城商银行、农商银行、村镇银行董事长、行长及小贷公司、民间资本公司等机构代表参会。

  挑战与对策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承惠表示,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提出我国金融开放重要举措对中国金融业产生重要影响。目前外资金融机构竞争优势明显,他们有较强的资产负债管理能力,中资银行的竞争力与其相差还是较大的。如果用中国大银行的国际排位确认竞争力是有偏差的。我们的银行市场不是充分竞争的市场,外资银行是在大海里游泳,我们银行是在游泳池里游泳。目前,中国金融机构资产负债期限不匹配问题突出,用短期的负债去匹配长期高风险资产的问题需要引起重视。另外,开放本土市场,如果中资金融机构在海外市场有很强的运营能力,他们会在两个市场之间实现资源调配和相互补充,可以共享客户,实现较高的共享收益。从目前走出去的7家银行的年报看,他们境外资产占比是较高的,达到21.6%,但境外的利润相对资产占比要低,低好几个百分点,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中资金融机构海外市场的运营能力不强。在国内市场也存在系统协同能力不强的问题。随着进一步放开利率管制,商业银行竞争压力会更大。应对进一步金融对外开放,需要以推进改革来防范开放带来的金融风险。加快金融机构体系内部结构调整,通过兼并重组等方式,使商业银行更有竞争力。加快金融监管体制的改革,营造一个更加适应金融机构平等竞争的环境。

  中国农业大学农村金融与投资研究中心主任何广文指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新型金融机构责无旁贷。在推进乡村振兴战略过程中,金融服务面临诸多挑战,服务对象发生了变化,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服务对象主要是个体农户和小微企业,而在乡村振兴过程中,出现一些新型经营主体,传统服务产品已不适应。乡村振兴必然加快农业现代化,提高农业生产效率,解放劳动力。在为农村转移人口提供就业机会过程中,我们金融机构怎么参与?乡村振兴需要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现代农业经营体系。在现代农业产业体系构建过程中,怎么做好金融服务?金融机构要围绕乡村振兴进行持续创新;金融服务创新需更多利用互联网手段。一方面强化自身互联网特性;另一方面要与互联网企业联姻,促进乡村信息化、社区智能化。

  中国农村金融杂志社副总编辑刘翔玲说,近年来农村金融机构在社会贡献度及自身发展方面取得很多成绩,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的时期,农村金融机构面临的主要任务是防控风险、强化服务、深化改革。今年防控风险是第一要务。通过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优化信贷资金的投向,助推地方经济发展新旧动能转换,持续推动普惠金融的发展,既是农村金融机构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需要,是新型金融机构面对的重大课题。

华庆 摄

  转型与创新

  金融时报社社长邢早忠表示,目前,传统金融机构和新型金融机构都面临转型问题,转型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地方中小金融机构一定要久久为功,坚持转型。为什么要转型?第一个背景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需要。发展方式要转变,经济结构要调整,发展动能要重新寻找,“三去一降一补”以及经济发展速度下行必然对金融机构带来阵痛。第二个背景是适应国际环境变化的需要。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盛行,对于WTO的规则,一些国家不遵守了,他们以本国的利益为重,把WTO规则放在一边,这对中国经济发展影响很大。第三个背景是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的需要。去杠杆首先是金融去杠杆,然后是非金融实体去杠杆。在去杠杆的过程中,流动性的问题、风险的问题肯定暴露,对银行经营有很大影响。央行的存款利率放开了,存款准备金率也降低了。但不代表货币政策要宽松,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会持续实施。第四个背景是金融业基本矛盾发生变化,由投资需求巨大和储蓄资源相对不足的矛盾,转变为投资需求多样化和储蓄相对过剩、社会财富规模庞大和媒介投资品相对不足的矛盾。就是老百姓有钱,但银行提供的产品、服务严重不足,财富管理能力不适应。

  邢早忠指出,转型不是不要物理网点,而是让银行无处不在,这是转型最根本目的。第一,要深刻认识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常态,在这种新常态下,金融机构如何转变发展方式、创新产品和服务来适应。第二,要加强党的领导,完善公司治理。第三,要遵循商业银行基本经营规律,厚积薄发。这些规律归纳起来包括:服务实体经济,加强风险管理,加强队伍建设。第四,由资本补充外部融资向内部开源节流来转变。第五,实现银行流程再造。管理就是一个流程,银行是通过流程来运作的,当前在金融科技快速发展的大背景下,这个方面一定要加强。第六,实现轻型化。推进零售业务转型过程中,中小银行如何控制成本是值得研究的重要问题。

  山东省政府金融办副主任葛志强表示,新型金融机构的新模式、新问题总是不容易看清楚,而且面临风险,缺乏可持续发展模式。金融机构必须要有良好的制度,因此最近银保监会强调加强银行业公司治理。目前金融业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是:第一,加强资质管理;第二,控制内部交易。目前地方小银行在公司治理方面上有较大的改进,但一人权力独大问题还需重视。好的监管既能促进金融业态的良性发展,还能最大限度保护股东利益、消费者权益。

  转型与创新需要一批杰出的银行家。地方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汤烫就培育银行家阐述了自己的看法。他说,新型金融机构产生时间不长,要培养出新型银行家更不是件容易的事。国际银行业发展了几百年,银行家有过辉煌的业绩,也有过残酷的恶斗。现代银行业更是处在政治、经济的旋涡中心,无不充满着紧张、竞争、智慧、机敏和毅力的角逐。美国著名的评论家马丁·迈耶在《大银行家》一书中对银行家作过三种不同的预测和评估,一是“担心那些被银行业的变化所影响的银行家找不到工作”;二是“银行家是推销员和分析家的混合物,一个既是推销员又是分析家的人,其价值十倍于单是推销员或単是分析家的价值”;三是“银行业是全世界地位最高的职业”。银行家是一个深受敬仰和爱戴的职业,但也是需要道德水准衡量和素质要求的职业。它不仅要精通自己的专业,而且要对自己所处的环境、自己客户的需求和愿望、自身的能力和责任有着清醒的估量,对银行的运营与未来有着精细运筹的能力。经济研究、观察社会、谙熟市场、理解企业,是银行家真正进入角色的基础。懂宏观、顾大局、知法律、善管理是银行家的基本素质。银行家的智慧和奉献,就是把自己掌握的资金和信息用到经济中最有活力的地方,为企业观风测雨,与企业风雨同舟,为客户和地方经济提供最佳服务。新型金融机构的负责人,要站得高,看得远,要讲政治,观全局,要做银行家,不要做小老板;要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时代新经济发展的论断,认真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围绕三大战役,全面搞好消费金融开拓、产品开发和风险防控,让自己经受市场磨砺,努力使自己成为服务基层、服务农村、服务弱势群体的草根银行家。

  齐商村镇银行行长李广州指出,村镇银行不能离开支农支小,服务当地经济的定位,因为支农支小是村镇银行稳健发展、可持续发展必由之路,村镇银行规模比较小,抗风险能力比较差,只有支农支小,才能稳健经营。目前支农支小要以科技为支撑。村镇银行稳健可持续发展离不开金融科技创新,另外要多和有资源的第三方合作,打造快乐共同体,走合作共赢道路。特别要注重合规经营,强监管形势下违规经营是行不通的,这就离不开合规文化。

  昆山鹿城村镇银行董事长杨懋劼表示,昆山鹿城村镇银行是全国第一家在新三板上市的村镇银行。随着国家对普惠金融的重视,农村金融供给越来越充分,对新型金融机构发展带来压力,本来的空间市场随着一些大机构参与,我们面临的市场竞争愈发激烈。我们要进一步坚定市场定位,立足草根银行定位来发展业务。目前互联网金融替代传统金融趋势越来越明显,村镇银行要主动拥抱互联网,拥抱大数据。新型金融机构正在成长期,强监管形势下,新型金融机构在竞争中需要更多的政策扶持帮助。

   探索与实践

  临沂市副市长常红军表示,金融是经济的血脉,区域经济的发展,必须金融先行。一直以来,临沂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金融改革发展,围绕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导向,不断完善金融业态,强化风险防控监管体系,不断优化金融生态环境,初步形成了以银行业为龙头,证券、保险业为支撑,基金、信托为补充的现代金融体系。特别是2014年以来,我们已经成功举办了四届资本交易大会,充分展示了全市经济、金融发展的亮点,搭建了金融与实体经济交流合作的平台,为“大美新”临沂建设注入了新的活力。进入新时代,临沂将以更加开放和包容的姿态展现在大家面前。而临沂未来的发展,也迫切需要金融资本发挥更大的作用,迫切需要更多金融机构和金融人士的积极参与。临沂市委、市政府将积极履行各项承诺,以良好的条件、和谐的金融生态环境,努力打造资金洼地,构筑区域金融高地,推动金融业与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

  临沂财金投资集团董事长王兴助介绍了该集团的发展情况。他说,转制后的临沂财金投资集团面临错综复杂的宏观形势、持续增大的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压力和任重道远的防控转调任务,如何主动适应新常态,顺利度过结构调整深化期,是摆在我们党委班子面前的一道难题。集团党委在几乎没有经验可借鉴的情况下,从顶层设计抓起,释放出了党建的“乘法效应”,提出“根与魂、经与脉、红与专、名与利、责与命”十字工作法,并以此为抓手团结带领全体干部职工,勇于探索,大胆改革,扎实工作。

  王兴助说,通过一年来的工作实践,我们认为处理好以下几个关系对财金集团来说至关重要:要处理好履行社会职责与提高经济效益之间的关系。临沂财金投资集团始终坚持利用自身优势和业务结构,坚守“服务地方经济、服务小微企业”的基本定位;努力构筑差异化、特色化经营模式,创新服务模式,在普惠金融、绿色金融、科技金融、旅游金融、文化金融、物流金融等领域开展特色化服务。围绕小微企业融资“缺信息、缺信用、缺抵押”等症结,增强支小助微的服务理念,合理制定服务价格,积极主动减费让利,着手把“小客户”做成“大市场”,持续发挥了服务实体经济的主力军作用。经过砥砺奋进,集团在履行好社会职责的同时,自身也得到了跨越式发展,形成了“多平台一主体”的服务供给体系,创新了金融产品和服务模式,提升了基础金融服务覆盖面,增强了资本实力,形成集团各业务板块协同发展、优势互补、良性互动的局面。

  要处理好加强党的领导与完善法人治理结构之间的关系。国有企业党的建设,涵盖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和国有企业自身党的建设两个方面。临沂财金投资集团从三个大的方面全面加强党的领导:一是扎扎实实推进党的建设。加强党委成员及广大党员的理想信念教育、党性教育、纪律教育,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二是积极探索党组织的科学定位。在章程中明确党组织在企业法人治理结构中的法定地位,把实现党和政府的政策性目标与维护出资人利益、企业利益、职工权益统一起来,为金融工作促进国民经济健康发展,持续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强有力的政治保证和组织保证。三是明确党委在决策、执行、监督各环节的作用,明确与出资人、董事会、监事会、高级管理层之间的关系,使党委发挥领导核心、统领全局和保证监督作用组织化、制度化、具体化。

  要处理好巩固原有业态与发展新业态之间的关系。随着客户对金融企业提供的需求更加多元化和深入化,监管层对业务创新和牌照逐渐放开,单一业务的聚集效应在减弱,全产业链的金融模式应运而生。从产业转型升级和产融结合的角度来讲,地方金融机构提供的多元金融对当地产业转型升级有重要支持作用;从我国目前金融监管模式从分业监管向综合监管模式渐进过渡来说,财金集团金控模式中的多牌照金融资源由平台集中掌控也符合全能监管思路。所以,老平台要巩固,但新平台更要不断进行开拓,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发挥平台内外部资源整合优势,发挥整个财金集团在统筹、协同各类金融资源和要素交易方面的优势,通过统筹融资担保、过桥典当、资管计划、商业保理,以及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私募股权基金、互联网金融产品等多种形式,多方募集社会资金,投入支持实体经济,将资金与当地优质资产和项目实现对接,从而有效促进地方经济转型创新发展。

  要处理好做强做大国有资本与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之间的关系。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是现阶段“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一个生动反映,是我国不断完善基本经济制度的一个重要方向。建立起有利于优化国有资本布局,提高国有资本运行效率的,有利于推动产业集聚和转型升级,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进而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高效资本投资运营模式是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作为管资本的平台,尤其应该在推动所属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取得更大进展,在投资设立新的子公司时,我们将逐渐更加注重形成股权上的制衡机制,调动各类资本主体的积极性,激发企业发展动力和活力。坚持“国民共进”理念,牢牢抓住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这个核心,解决好国有股“一股独大”问题,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治理结构,形成市场化的管理体制和经营机制,形成以资本为纽带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体。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混合所有制改革目的,建立起以管资本为主的市场化、有活力的体制机制,有效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武汉农商银行副行长常青说,武汉农村商业银行通过创新模式支持乡村振兴与可持续发展:一是创新“支农”模式。支持乡村振兴战略的武汉实践,大力服务“市民下乡、能人回乡、企业兴乡”的三乡工程,促进全市1825个乡村融合发展。实施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主办行制度,对武汉市农业龙头企业支持面达到60%。二是创新“支小”模式。变“坐商”为“行商”,对网点辐射范围内的园区、商区、社区、市场开展“销号式”对接,全面激活小微潜在金融需求。引入国际标准化微贷技术,打造专业信贷工厂,累计信贷支持小微企业3万多户。三是创新“扶贫”模式。满足“应贷尽贷”需求,在“入户扶贫、产业扶贫、驻村扶贫”三种模式基础上,创新推出资本市场融资扶贫模式,购买全国首单精准扶贫债券5亿元,全部用于支持宜昌市五峰土家族自治县的搬迁安置和基础建设,直接惠及该县4125户、12132个建档立卡贫困户。四是创新“产品与合作”模式。以农村集体经济中最常见的农户承包土地经营权、流转土地经营权、农民住房财产权为抵押物,在湖北省率先试点“农房贷”、“农地贷”产品,有效破解农村地区普遍缺少传统抵押物的融资瓶颈。与政府部门合作,引入政府财政资金兜底和增信,推出“惠农贷”产品。与保险机构合作,由保险公司承保和分摊风险,推出“银保贷”产品,切实搭建起了社会各界合力支农支小的桥梁。

  自贡银行行长刘建龙说,去年以来,自贡银行瞄准农村金融薄弱环节,着力解决融资的三大难点问题:担保、利率和效率。一是创新金融担保方式,成功引入两家政策性担保公司:四川省信用再担保有限公司和四川省农业信贷担保有限公司,主动对接,主动分担风险。目前四川省信用再担保有限公司的担保额已达8亿元,同时已与四川省农业信贷担保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协议,针对农业产业融资提供财政资金保障、实行风险分担、简化授信审批流程等支持措施,切实解决融资手段单一问题。还针对各类特色产业推出商标贷、订单便捷贷、彩灯文化贷等担保方式灵活的信贷产品,大力拓宽企业融资渠道。二是切实减费让利,推出支小贷、支农贷等利率低、担保与还款方式灵活的信贷产品,同时与进出口银行、农业发展银行合作,充分运用再贷款方式,有效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普惠于民,让利于民。三是提升效率,充分放权,切实缩减审批流程,积极筹备引入第三方互联网技术平台,利用日益成熟的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互联网风险控制手段,搭建线上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切实提高审批效率,助力产业发展。

  保定银行行长雷俊杰表示 保定银行通过下沉服务重心,加大金融新产品研发力度,服务中小企业。坚持做深做透本地市场,深入开展以“进社区、进园区、进市场、进超市、进城乡结合部”为主要内容的“五进”活动,营销领域向纵深辐射、业务触角往下延伸。针对各县(市、区)经济发展特点,保定银行坚持“一县一特色”发展定位,量身订制金融产品,丰富和发展金融产品线,研发出“园区贷”“助商贷”“微纺贷”等一批新型贷款项目,实现了每个县域都有一个特色金融产品的目标。保定市高碑店新发地农产品物流园,是北京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功能疏解承接地和首都绿色食品供应保障基地。针对北京商户转移到高碑店后资金周转困难情况,经过调研,结合园区特色,专门研发了“助商贷”金融产品,发放了2亿元贷款,惠及商户1500余户,为新发地农产品物流园注入了鲜活动力。我们及时调整信贷政策,建立快速审批通道,提升审批效率,最大限度满足中小微企业金融需求。保定银行制定和完善《小额商务贷款管理办法》,将单一借款人最高授信额度由原100万元提高到300万元;单位定期存单质押贷款业务,贷款期限最长由1年提高至3年,存单质押率由90%提高至95%;个人存单和凭证式国债质押贷款业务,质押率由90%提高至95%,以更好地满足小微企业生产经营资金需求。

责任编辑:hanhao34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