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普惠金融CURRENT AFFAIRS
普惠金融 / 正文

对提升乡村普惠金融工作的思考

基于湖南省衡阳市“主阵地”工作的探索与实践

  策划人语

  在目前经济结构调整与严控风险的大背景下,金融生态随时面临着监管条例出台、新需求产生和供需矛盾转变等新变化,这就要求金融机构也要及时察觉,并因势而变。

  本期农金周刊探讨了流量平台与持牌金融机构在金融监管无死角的新要求下的创新合作模式,以及普惠金融在新矛盾和问题下未来的发展方式,以此与读者分享政府和金融机构的思辨与思变。

  当前,乡村普惠金融发展正迎来政策红利期。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强调普惠金融重点要放在乡村。2017年以来,湖南省衡阳市金融系统紧紧围绕国务院《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和《湖南省推进普惠金融发展实施方案》提出的各项工作要求,结合衡阳实际,立足农村金融基础设施“主阵地”,大力推进乡村普惠金融,并取得一些成效。但地方政府配套政策不健全、金融基础设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部分金融企业政治担当不足等问题严重阻碍了衡阳农村普惠金融的可持续发展。笔者在调研后,建议地方政府加强主导推动,引导金融企业加强党建引领,并提出强化对社会公众的金融知识普及。

  回归“三农”、小微 改善金融环境

  聚焦脱贫攻坚,服务乡村振兴战略。一是县域涉农、小微企业信贷投放增加。衡阳支持县域发展信贷投放比重较高,2017年末全市7县市贷款较年初新增150亿元;“三农”信贷持续增长,2017年末全市涉农贷款638.1亿元,小微企业贷款余额283.3亿元。二是金融精准扶贫力度持续加大。截至2017年末,衡阳全年扶贫小额信贷发放额达5.43亿元,金融精准扶贫贷款新增23.6亿元,产业精准扶贫贷款新增12亿元。三是有序推进“三站融合”。衡阳已实现金融扶贫服务站“三站融合”升级131个,其中,祁东县在全省率先实现“三站”融合全覆盖。

  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补齐普惠金融短板。一是乡村支付环境建设不断优化。截至2017年12月末,衡阳全市配备ATM机具1252台、POS机具19433台、助农取款服务终端6759台,手机银行拥有量为45.84万户,比去年同期增加10.08万户,手机银行、移动支付等业务快速发展,农村金融服务环境得到较大改善。二是乡村信用环境持续改善。衡阳共设立8个人工查询网点和7台自助查询机,每年为企业和个人提供征信查询服务逾10万人(个)次,共有79.8万户农户获得授信,91.4万户农户建立信用档案。三是乡村金融生态环境稳步推进。衡阳市所辖耒阳市成为省级金融安全区达标单位,衡南县已申报省级金融安全区,衡山县进行了市级金融安全区考核验收,衡阳县和祁东县正在申报市级金融安全区。

  搭建平台创新产品,助推实体经济振兴。一是全省首创融资融信平台。衡阳市在全省率先创立金融信用信息服务中心,已汇集10家市级银行和20多家非银行金融机构,注册企业6100多家,撮合贷款700余笔、总金额达145亿元。其中,首批17家诚信中小微企业已获得信用贷款4880万元。二是政银企对接实现常态化。衡阳市在全省首创“植优补短”政银企月度对接机制,全年累计举办15期对接活动,对接项目135个、涉及金额466亿元,实现了139亿元资金落地。三是农房抵押贷款试点稳步推进。作为国务院批准的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县(市)之一,截至2017年末,耒阳市累计发放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491笔,金额1.6亿元。

  加大金融宣传力度,提升金融消费者素养。衡阳市将金融宣传工作分为“企业家金融讲座培训”和“乡村普惠金融普及宣传”两条主线,既有“阳春白雪”又有“下里巴人”。该市开展了“喜迎党的十九大金融知识乡村行”金融知识普及月、“2017年金融消费者之夜公益晚会”“送金融知识和金融服务进校园”“保险公众宣传日”、保险宣传“四进”、“处非宣传百日会战”等系列金融宣传活动。

  普惠金融亟待各方履责

  地方政府配套政策不健全。一是地方政府政策目标短期化。部分政府部门为追求绩效考核排名,注重“扶贫小额信贷”和“联村结对帮扶”等短期指标,对建立产业发展基金推动产业脱贫等长期机制性措施研究不够。二是乡村金融功能发挥不充分。各级各种涉农补贴资金多用于单线发放、单线管理,无形之中造成“撒胡椒面”效应,没能发挥“蓄水池”的功能。三是乡村金融债权保障难。地方政府在债权保护中出现短期化目标驱动现象,“重个人、轻机构”“重维稳、轻权益”,甚至牺牲银行有效的抵质押担保权益。四是乡村金融生态环境欠佳。衡阳市全市信用村127个,占比仅为2%,信用乡(镇)11个,占比仅为5%,离《湖南省推进普惠金融发展实施方案》要求的“到2020年,信用乡镇、信用村比例提高至60%以上”目标还有较大差距。

  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不平衡、不充分。调查显示,受多种因素影响,农村金融基础设施仍然是金融改革发展最为薄弱的环节。一是乡村社会信用信息未实现互联互通共享共用。农户信用信息平台数据仍然局限于实地对农户的信息采集与信贷数据,非银行信用信息未接入。二是乡村资产难以有效盘活。部分全国“农房抵押贷款”试点县的乡村产权流转交易平台流转仍不顺畅。三是传统支付设施利用率低。支付宝、微信等新型支付方式产生了对传统支付工具较强的替代效应。以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南岳为例,有近10%的助农取款点为零交易,移动支付比例高达90%以上。四是村民金融素养偏低,提升村民金融素养等“软环境”在短期内难度较大。

  金融企业社会责任担当不足。部分本地金融机构党建工作存在淡化、虚化、边缘化倾向,片面追求短期利润最大化,忽视了社会责任担当。其主要表现为:一是金融“脱实”“脱产”问题明显。部分金融机构违背服务实体经济“金融本源”,以钱炒钱,资金滞留金融体系内没有投入实体经济。二是发展乡村普惠金融积极性不高。由于普惠金融高成本、高风险、低收益,金融机构履行普惠金融责任的自觉性不高。三是乡村金融产品不“接地气”。据调查,全市多家银行机构在支农支小方面均推出了数十种金融产品,但基本上大同小异,服务重点趋向一致。

  顶层设计仍是关键

  强化政府顶层设计,发挥政策引导激励作用。一是发挥货币信贷政策调控作用,灵活运用货币政策工具,落实差异化监管政策,完善普惠金融贷款尽职免责制度,引导加大对农村普惠金融支持力度。二是发挥财税政策激励作用,整合各级各类财政补贴资金,建立“资金池”,发挥财政资金的撬动作用。三是建立农村产业发展风险补偿基金,引导设立财政、银行、保险合作的信贷联担联保机制,尝试将耒阳农村产权交易平台接入衡阳信用信息系统平台。

  切实提高政治站位,践行金融普惠服务理念。金融系统要加强金融党建引领,切实提高政治站位,在服务和支持衡阳经济发展上有作为、敢担当、做实事。一是构建多层次普惠金融组织体系,提高农村地区、街道社区网点覆盖水平,落实普惠金融事业部制改革安排。二是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模式,加快推进耒阳全国“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增量扩面”以及常宁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整县推进改革试点,并积极推进“龙头企业+农户+基地”“企业+农民合作社”等农业产业链金融服务模式。三是加强监测评估考核,构建普惠金融绩效评估考核指标体系,把推进普惠金融发展工作作为目标责任考核和绩效考核的重要内容。

  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普惠金融供给质量。一是完善乡村金融服务基础设施,大力推进农村移动支付工程,推动“三站融合”工作重点向高质量高标准转移。二是加强乡村社会信用信息体系建设,推动省、市、县信息系统归集与共享,推进“信用镇”“信用村”和“贫困农户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信用信息系统”建设。三是广泛深入开展乡村金融宣传教育。

责任编辑:hanhao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