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遇害 网约车平台法律责任引争议

  不久前,在郑州机场附近,21岁空姐李某在搭乘滴滴顺风车的过程中被司机刘某杀害,引发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同时也将网约车平台推向了风口浪尖。滴滴日前发布声明称,他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向其家人道歉。案件侦破后,被害人父亲即刻表示,下一步要向滴滴顺风车追责。此后,网约车平台是否该承担法律责任,以及需要承担何种责任等问题,在法律界引发了争议。

  网约车平台责任之辨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向记者表示,在法律上难以认定滴滴顺风车平台的责任,但是也不代表企业没有相应的社会责任。“根据交通部等部委颁布的网约车管理办法,顺风车不属于网约车的范畴,对车辆、司机都没有准入门槛方面的要求,顺风车平台也不像网约车平台那样需要承担承运人的责任。顺风车的业务本身带有一定的公益性质,该平台提供的是信息服务,法律上应该属于为乘客及顺风车司机提供居间合同服务。因此,通常情况下,顺风车平台在法律上不对乘客乘坐顺风车过程中遇到的人身伤害负责。”当然,赵占领认为,如果顺风车平台没有对该司机尽到身份审核的义务,那就需要对此承担责任。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贾路路认为,在法律上,目前施行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38条已排除了顺风车的适用。不过,滴滴多次接到乘客对犯罪嫌疑人的投诉,但没有进行相应处理,也没有尽到对乘客的安全保障义务,从这个角度来看,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不过,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分析网约车平台责任之前,应该了解网约车平台的性质。从本质上看,网约车是“互联网+”时代兴起的一种智能型交通业态和新型用车方式,依托移动互联网技术平台,通过整合供需信息,提供差异化、个性化的“点对点”的出行服务,与传统出租汽车经营服务模式存在较大差异。对于这种新兴的智能出行模式,其责任体系应该与原有的责任体系有所区别。

  李勇坚还指出,目前,之所以对网约车平台的责任承担问题存在争议,其核心在于原有的责任体系与监管体系已不适合当前新的平台经济架构,根本原因在于法律的严重滞后。在李勇坚看来,网约车平台毫无疑问应该承担责任。“虽然顺风车平台主要是承担信息撮合的责任,但在责任分配机制方面应该要有创新。”

  李勇坚认为,对顺风车这种模式来说,如何建立责任体系是需要深入思考的。在新型的责任体系下,“对于网约车受害者的家属而言,首先要追究的是施害者的责任,平台只是承担补充责任而非连带责任。网络上很多言论认为平台要承担连带责任,这是不对的,这与平台经济的特征不相符合。另外,平台的责任是有限的。例如,在网约车受害者所受到的全部损失中,平台只是承担一部分而非全部,这也是平台经济的特征所决定的。”

  具体到本案中,李勇坚指出,平台应该承担无过错的补充责任,在施害者无法完全承担赔偿责任的情况下,平台有适当承担补充责任之义务。另外,平台应承担在信息提供与交易撮合过程中的过错责任。

  数据信息共享至关重要

  值得一提的是,在案件持续发酵期间,北京海淀区法院法官姜楠在该法院网络“办案札记”栏目上撰文称,“通过整合案例,网约车主打人、强奸等案件屡见报端,到底是基于庞大司机人数的必然现象,还是网约车管理平台的管理模式中确实蕴含着安全风险,作为一个深植于日常消费、掌握海量数据和交易量的公司,现在也许是要求滴滴出行拿出彻底整治方案的时候了,而这显然不是100万元悬赏和暂停现有注册审核能够解决的。”

  那么,网约车平台和监管部门该如何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对此,贾路路认为,对于网约车平台来说,首先应通过本次事件,反思其商业模式是否存在安全隐患;其次,滴滴平台用户服务协议中,也存在很多限制用户权利和免除平台责任的规定。滴滴平台不能将企业发展建立在牺牲用户权益的基础上,而应当将用户的安全,尤其是乘客的安全放在首位。

  李勇坚表示,网约车的安全保障问题,其核心是网约车与监管部门之间的合作。他为此提出如下建议:首先,要做到数据信息的共享,既包括网约车平台将数据共享给监管部门,也包括监管部门将数据共享给网约车平台。而网约车平台的审核以及安全保障机制都要建立在数据基础之上,这些数据只有实现了共享,才能真正保障乘客安全。其次,在监管科技方面要持续创新。因为互联网上产生的问题,只能以互联网的方式来解决,所以监管科技、安全保障科技等手段必须跟进。最后,政府部门应要求网约车平台建立起各种服务标准。目前,政府监管过于关注车辆排量、轴距等硬件,对服务过程、服务标准等方面的建设缺乏很好的机制,这样不利于保障乘客的安全。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