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新兴市场资产:短期承压不改长期向好

  近一个月以来,随着美元持续走强,新兴市场资产明显承受压力,表现为汇率贬值、债市下跌、股市跑输发达市场以及资金流出,其中最惨的阿根廷便遭遇股债汇“三杀”。但这种跌势预计不会延续,长期内新兴市场资产仍被看好。

  资产短期面临压力

  “一般而言,从短期市场表现经验与规律看,美元走强下,新兴市场资产往往承压,欧洲日本则因本币汇率贬值而相对受益,”中金公司分析员刘刚指出,此次也不例外:“首先,4月中旬以来,整体新兴市场汇率已贬值约4%,一些风险敞口较大的市场,如阿根廷、墨西哥、波兰等国货币贬值幅度更大;其次,Bloomberg Barclays新兴债券综指自4月中以来下跌1.5%,且新兴债市也已连续三周持续净流出,目前尚无趋缓迹象;此外,整体MSCI新兴市场指数虽跌幅有限,但相比近期欧洲日本股市明显逊色,相对表现明显落后。”

  渣打银行财富管理部报告(以下简称“渣打”)指出,新兴市场落后的背后或许潜藏着一系列因素。“其一,美元持续上涨(且新兴市场货币走弱)时期,通常伴随着新兴市场股债齐跌,美元最近一轮上涨的情形似乎与此无异。新兴市场本币政府债也受到本币贬值带来的更直接影响,因为新兴市场货币相对美元的走势,通常占到美元计价的总回报中很大一部分。其二,许多亚洲以外的新兴市场面临巨额对外赤字,土耳其和南非都是这样。最后,这两个因素正好‘撞上’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当口,后者反过来会对全球美元流动性产生紧缩效应。”

  刘刚表示,短期而言,如果美元继续维持相对强势,新兴市场资产仍有可能面临一定压力,其影响传导路径主要通过情绪和资金流向。“继新兴债市已连续3周净流出后,上周新兴股市也出现大幅资金流出,为2017年底以来首次,也是2017年8月以来最大单周流出。虽然资金流向更多时候是市场表现的同步甚至滞后指标,但如果流出加剧形成趋势,也会反过来影响市场,因此仍值得密切关注后续动向。”

  哪些经济体风险大

  除阿根廷外,俄罗斯、土耳其、巴西、印度尼西亚等国货币汇率今年以来均出现对美元大幅贬值的情况。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钟红指出,这再次暴露了以“双赤字”为特征的部分新兴经济体的经济脆弱性。

  钟红指出,所谓“双赤字”是指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并存的情况。除了阿根廷,巴西、南非、乌克兰等新兴经济体也长期存在“双赤字”问题。“IMF统计数据显示,这些国家的‘双赤字’问题过去5年不仅未有好转,反而出现不同程度的恶化。这些国家也是国际金融协会(IIF)警告的金融风险最大的国家,可见其经济脆弱性属积重难返。”

  刘刚也表示,经常账户和财政“双赤字”的市场对资金流出更敏感,如阿根廷、土耳其、巴西、墨西哥、南非、印尼等。渣打也指出,近几周依赖外国投资者填补其长期经常账赤字的新兴市场倍感压力,包括阿根廷、土耳其和南非。“墨西哥和巴西大选在即,这两个经济体的资产价格也因政治风险而受到冲击。”

  在刘刚看来,另有两类市场风险较大:外汇储备对短期外币借款和融资需求覆盖不足的市场,在美元借贷成本上升和资金流出背景下可能面临更大的麻烦,如土耳其、阿根廷、南非、印尼、智利、墨西哥等;对美国贸易敞口较大的市场,在贸易摩擦风险仍可能持续的背景下也容易受损,如墨西哥等。

  兴业研究分析师刘扬、苏畅认为,各国外汇储备与外债的比值和国外投资资金的期限属性,是美元流动性收紧在基本面和金融市场的关键变量。这两个变量较弱的国家容易受到接下来可能的流动性冲击余波影响。他们根据这两个指标计算得到可能受美元流动性第二波冲击的国家有:土耳其、韩国、乌拉圭、秘鲁、印度、巴基斯坦、埃及、智利、泰国、菲律宾、越南。

  中长期基本面稳健

  “我们注意到,这些特定地区以外的新兴市场经济基本面依然强健,尤其亚洲(除日本)地区经济增长强劲,外汇储备处于纪录高位,使区内各经济体较前几轮美元走强时期都更稳健。”渣打指出,“鉴于此,我们认为当前新兴市场资产走弱恰恰是建立长期仓位的良机。”

  刘刚认为,中期而言,整体新兴市场基本面依然稳健。“虽然短期新兴市场资产在强美元背景下已承受明显压力,特别是部分基本面本身就‘脆弱’的市场在外部环境变化背景下问题会更凸显,但我们并不认为这意味着整体新兴市场自2016年才开启的经济基本面、股市表现,以及资金流向相比发达市场领先优势的终结,主要是由于当前整体新兴市场基本面相比2013年的Taper Tantrum(指量化宽松退出引起的恐慌)时已明显改善,较2015年和2016年初也更稳健、有韧性。”

  刘刚强调,新兴市场基本面改善,特别是与发达市场之间不断扩大的“增长差”是支撑市场相对表现和资金流向更核心的变量。“虽然短期有所趋弱,但当前整体新兴市场的基本面依然稳健,且增长修复态势仍有望进一步延续。根据IMF的预测,往前看,新兴市场有望延续自2016年以来相对发达市场经济增长差触底回升并进一步扩大的势头。从历史经验看,这才是决定市场表现和资金流向的核心因素。”刘刚指出,此外,当前美元走强可能更多是中期弱势下的阶段性反弹,而非趋势逆转。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