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楼市调控“严”字当头 “类金融”监管重站队

  舆情观察

  楼市调控“严”字当头

  本轮房地产调控至今,楼市运行出现了一些新形势和新变化。近日,住建部约谈12个城市并再次强调楼市调控目标不变,意味着房地产调控仍“严”字当头。

  在此背景下,房地产信贷政策运行情况自然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根据上海金融报社舆情组的监测,上周(5月14日至19日)不少媒体关注到央行发布的4月金融统计数据报告,其中,当月居民部门中长期贷款新增3543亿元,同比和环比均回落。由于居民中长期贷款主要为按揭贷款,在一定程度上显示4月新增房贷体量有所减少。

  上海地区的房贷情况也大致类似,《上海4月新增个人住房贷款24亿元,不足去年同期七分之一》、《4月份上海市货币信贷运行平稳,沪个人房贷增速降至6.7%》等报道获得较高转载量。

  在“银根”收紧的同时,房贷利率也略有上升。根据上海金融报社舆情组的监测,多数热点城市的房贷优惠措施基本退出江湖,连基准利率也难觅踪影,北京(《北京房贷利率调查:首套普遍上浮10%》)、上海(《上海地区仅存的九折房贷利率优惠,或在5月20日止步》)、杭州(《杭州房贷普涨!首套最低上浮15%成标配》)等一线或准一线城市的房贷利率更普遍上浮10%至15%。

  当然,尽管房贷利率有所提高,但从稍长一些的周期看,目前仍处于较低水平。商业银行综合考虑负债端利率上升和房地产的风险溢价,对住房贷款利率自主进行定价,总体符合利率市场化的要求和趋势,我国房地产金融风险仍可控。

  一周热议

  专家对变相高息揽储说“不”

  随着监管部门压降“保本理财”规模,结构性存款披着“保本”外衣呈现井喷之势。央行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中资全国性银行结构性存款达8.8万亿元,一季度新增1.84万亿元。而2017年全年新增规模仅为1.8万亿元。

  @民生银行金融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一峰:为规避资管新规可能造成的潜在冲击,目前多家银行通过发行结构性存款来替代保本理财,充实表内存款。结构性存款尚没有被纳入资管新规进行管理,但不排除以后发布专门针对结构性存款的规范性文件,用来控制“假结构”存款的膨胀。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结构性存款和保本理财的运行模式、背后的资产逻辑和投资原理完全不同,不能说是简单的替代。因为风险没有出表,目前来讲还是合规的。但相比保本理财,结构性存款的特征究竟如何、银行面临什么样的风险、又应具备什么资质、是否应有一个相对系统的监管规范等,结构性存款后续或许会列入监管研究的范围。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后期对结构性存款的监管可能从三方面入手:限制没有衍生品资质的机构发行结构性存款或者结构性理财产品;结构性存款或结构性理财产品绑定的衍生品是否真实存在,限制表面是结构性存款设计,实质并没有进行衍生品投资交易的情况;审查结构性存款的行权条件是否是大概率甚至确定性事件,限制行权条件是“确定性事件”的假结构性存款。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随着监管细则的出台,结构性存款的规模增长将有所回落。预计在目前严监管的背景下,结构性存款业务的管理规则将很快落地,在销售流程、协议文本及投资者风险提示等方面将进一步作出明确指导,“假结构性存款”生存空间将受到挤压,有利于银行业进一步打破刚性兑付,同时,银行业负债端压力将进一步加大。

  “小金”视点

  “类金融”监管重站队

  当下,金融监管体系改革再进一步。上周商务部发布通知称,已将制定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典当行业务经营和监管规则职责划给银保监会,自4月20日起,有关职责由银保监会履行。

  近十年来,我国“类金融”行业发展较快,在诸多领域发挥了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融资服务的作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我国融资租赁公司为9090家,同比增长27.4%;全国累计注册商业保理法人企业及分公司8261家,当年商业保理业务量达1万亿元;典当企业8483家,当年实现典当总额2899.7亿元。

  与此同时,相关行业长期处于多头监管的状态,容易滋生监管套利行为。以融资租赁行业为例,在多头监管模式下,金融租赁公司的审批由银监部门负责,商务部和省商务厅则负责外商投资融资租赁公司和国内试点融资租赁公司的审批。由于商务部体系与银监体系的监管存在不一致,部分融资租赁公司脱离行业本源,在监管灰色地带大量开展“类资金”业务,如帮助金融机构开展通道业务、通过P2P等平台面向公众募集资金,不仅为行业发展带来风险隐患,更可能成为影响金融市场健康平稳运行的“地雷”。

  因此,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典当行业务经营和监管规则职责划给银保监会,是厘清金融监管职责的重要一步。从长期看,统一归口管理有助于消除监管套利空间,将为相关行业的健康发展打下坚实基础。不过,从短期来看,在监管体系切换的过程中,前期业务“不规范”的公司可能会受到冲击,有关部门应尽快出台配套的监管细则,引导企业平稳实现过渡。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