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监管频频迎掌声 罚单连连击病灶

  舆情观察 监管举措迎来掌声

  各行各业每天都有新鲜事发生,身为国民经济命脉的金融业更不例外。根据上海金融报社舆情组的监测,刚刚过去的一周(5月21日至25日),金融领域“自上(监管部门)而下(银行机构)”新闻不断,引得各路媒体竞相追逐。

  监管方面,5月21日银保监会下发了《银行业金融机构数据治理指引》,引导银行提高数据质量,充分发挥数据价值,提升经营管理水平。对此,媒体纷纷刊发《银保监会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数据治理》、《银保监会:银行业金融机构可根据实际情况设立首席数据官》、《银行数据治理指引出台!客户隐私、挂钩评级、问责等都被重点提及》等文章来报以“掌声”。

  除了该项新政,诸如《银保监会:偿二代二期工程36个项目6月底前启动》、《银保监调查信用卡运行,部分银行调整现金分期额》、《央行出手金融统计大检查,银行信托概莫能外》、《央行试点企业银行账户开户备案制》、《金控公司监管细则落地倒计时,互联网系金控料迎强监管》等,可以说监管部门的一举一动都在媒体的“聚光灯”下。由此可见,不论是立新规、补短板还是勤敦促,监管层不遗余力之目的,只为助力金融业健全机制、防范风险、合规运营,良苦用心可见一斑。

  机构方面,上周各商业银行依旧忙得不可开交,有的拦截电信诈骗,有的打击非法集资,有的助力航天事业,还有的倾力扶贫攻坚。值得一提的是,多家银行继续在金融科技领域深耕发力,以求抢占先机,这自然得到了媒体格外关注,如《招商银行“科技进化”提升客户体验》、《光大银行、光大科技与蚂蚁金服合作》、《南京银行杭州分行对接服务科技金融》、《浦发银行上海分行成功引入“流程机器人”,人工智能助业务处理提质增效》等均被一一报道。

  当然,尽管金融机构探索金融科技之举值得鼓励,但此间风险亦不容忽视。正如人行原副行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近日指出,“应整体推进包括法律约束、行政监管、行业自律、机构内控、社会监督五位一体的多层次金融科技治理体系。”在金融与科技加速融合的同时,如何尽早为之“立规设防”,确属急需研究落实的一大课题。

  一周热议 银行数据治理大势所趋

  银保监会发布《银行业金融机构数据治理指引》后,即在业内外引发热议,尤其与《指引》内容休戚相关的银行从业者更是结合实际工作,各抒己见。

  @某资深银行人士:目前国有大行在数据治理方面,基本实现对数据的统一、全流程管理,但中小银行数据管理仍比较分散。鉴于强化金融业数据管理乃大势所趋,《指引》提出建立数据治理架构,将数据应用嵌入业务经营、风险管理和内控全流程等要求,操作性较强。

  @某股份制商业银行资深信息科技人士:数据治理的目的是为了充分发挥数据的价值,但目前银行数据治理还面临几个挑战:一是数据不够多,内部可用数据不全,外部数据不安全、不合规;二是数据不够好,即标准统一、质量参差不齐等问题;三是数据应用难,这与银行高层对数据的重视和应用程度,及银行自身数据分析人才的储备情况都有直接关系。

  @农行网络金融部高级经理车宁:数据治理工作横亘于不同规模、不同状况的银行之间,同一银行内也有存贷汇、对公零售、表内表外乃至跨界业务存在,同一业务又会分别受客户、产品、渠道等部门管理。这就要求银行调动各相关部门配合数据治理部门工作,监管机构也要在《指引》之下细化指导,对具有行业重要性的机构、业务的数据治理,甚至可要求其报备乃至报批具体工作方案。

  @上海华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卞雨茗:数字化转型后的商业银行,网络安全管理与数据安全管理已然成为不可分割的一体工作。数字化时代的银行,更应把自己牢牢定位在为客户提供安全的网络环境,不仅局限于为客户提供资金安全服务,同时也为客户提供数据安全服务,保证网络交易与移动数据安全。

  @德勤:《指引》提出银行业金融机构可根据实际情况设立首席数据官(CDO)。其实,无论是否设立该职位,都不可否认银行需要一位“CDO”来制定数据战略、开展数据管理工作,建设数据文化。若缺少这样一个灵魂角色,数据治理工作的开展必然是杂乱的,缺乏体系的。

  “小金”视点 罚单连连直击病灶

  据媒体统计,今年以来,银保监会及地方银监局(含分局)针对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违规行为已至少开具并披露898张罚单。其中,银保监会开具10张,地方银监局开具348张,银监分局开具540张。鉴于罚单披露必然的“滞后性”,按已公布的罚单数额估算,可能有百余张罚单“在途”,换句话说,实际的处罚决定很可能逼近甚至突破千例。

  罚单接踵而至,那么违规机构心情如何,是会痛定思痛还是不思悔改?之所以有此疑问,盖因现实中不乏“执迷不悟”者。中资银行不必多提,登陆监管部门官网,查阅行政处罚历史目录,总能发现几位“常客”。在此需要一书的是某外资行,亦因屡教不改、屡受罚单被媒体逮个正着。这不,因票据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该外资行广州分行日前被广东银监局罚款30万元。而翻翻旧账,可知该外资行在过去不到半年时间内竟已被罚3次,违规事实涉及同业、理财、存款准备金、授信等多个领域。其中,金额最高的一张罚单由上海银监局开出,合计罚没150万元。

  说来并不奇怪,既然“严监管”已成金融业常态,决策层当然在2018年继续秉持严控金融风险、严治金融乱象的思路,进一步加大对违法违规行为处罚力度。别说是中资银行,哪怕我国推出多项金融业扩大开放举措,欢迎外资行到国内市场布局,但若不遵章守纪,一样“没有好果子吃”。

  与此同时,不仅银行业金融机构,第三方支付行业也在接受强监管“洗礼”。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开年至今,央行各分行、支行公布的第三方机构罚单超30张,逾25家支付公司“踩雷”。其中,人行深圳市中心支行近日就智付电子支付有限公司的多项违规行为,合计罚没约2561万元,成为今年以来支付行业“最大罚单”。

  由此可见,金融监管“没有最严,只有更严”的大局已定。在此过程中,虽然部分不合规机构会遭重击,甚至被逐渐淘汰,但阵痛过后整个金融业正本清源,未来发展走向必将更为规范。理解了这一点,对于监管层持续“对症下药”、“直击病灶”之举,我们又有何理由不拍手称快?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