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A股市场迎接“独角兽”

  A 股市场将迎来“独角兽”。

  3月30日,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明确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产业,且达到相当规模的创新企业,可以在境内试点发行股票(IPO)或存托凭证(CDR)。

  该意见的发布,标志着“独角兽”回归A股的大门已经打开。

  “独角兽”,神话中纯洁、美好、神秘的吉祥之物,自古就是人们喜爱和追求的对象。在资本市场上,“独角兽”是投资行业尤其是风投术语,特指那些发展速度快、稀少、受到投资者追捧的创业企业,这类企业成立时间一般不超过10年,估值超过10亿美元。

  市场人士表示,“独角兽”企业回归,是我国资本市场积极拥抱新经济的具体体现,是建设具有中国特色、富有国际竞争力资本市场的必要举措,有利于A股市场与国际接轨、让投资者能够更好分享新经济发展的机遇。

  资本市场拥抱新经济

  从年初证监系统监管工作会议提出改革新股发行制度、增强制度的包容性,到此前不久全国两会各方热议的新经济,都释放出一个重要的信号,即资本市场要承担起助力新经济发展、承接“独角兽”回归的重要作用。

  当前,我国经济正处于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关键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这无疑对我国金融业的发展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业内专家表示,作为经济最具活力的一环和资源高效配置的平台,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发展,有助于优化我国融资结构,提升直接融资比重,提高金融资源配置效率,进一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服务实体经济做出新的贡献。

  中国社科院经济学教授、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表示,资本市场制度以服务国家战略和现代化经济体系为导向。在世界科技和产业的新一轮变革大潮中,我国资本市场制度也在吸收国际资本市场成熟有效的制度方法,改革发行上市制度,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一批以新技术、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为代表的新经济企业,正在加速回归国内资本市场。

  从全球资本市场看,国际上重要的资本市场都扮演起了支持新经济、新产业公司的重要角色,国际交易所之间对“独角兽”企业的争夺也愈发激烈。

  过去几年,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逐步完善,为各类新兴企业提供了股权融资的渠道,有效扶持了高新技术企业做优做强,促进新旧动能转换。数据显示,全国战略性新兴产业上市公司超过1100家,占全部上市公司的三分之一。这些企业研发投入大,技术领先,很多属于细分行业龙头企业,依靠创新发展实现内生增长,为提供经济发展新动能做出了重要贡献。

  市场分析表示,鼓励创新型企业上市融资,有利于改变A股蓝筹股企业行业分布不均衡,周期性企业和传统企业占比过大的现状;有利于支持创新强国建设,也为投资人提供了更加便捷透明的退出方式,从而有助于一级市场融资,带动一级市场的股权投资热情,为股权融资,包括债转股、产业基金、上市以及非上市股权融资等方式带来历史性发展机遇。

  CDR为“独角兽”回归搭桥

  过去十余年,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一批新兴企业迅速发展壮大,一些子行业的“独角兽”企业成长为世界级龙头,比如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等。但遗憾的是,由于各种原因的存在,这些企业纷纷选择在海外市场上市,国内普通投资者无缘分享其成长的硕果。

  今年3月2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中外记者并回答提问时指出,下一步还要采取推动“互联网+”的许多新举措,比如过去一些“互联网+”的企业总是到海外上市,现在已经要求有关部门完善境内上市的制度措施,欢迎他们回归A股,同时要为境内的创新创业企业上市创造更加有利的、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

  总理的这番表态,意味着“独角兽”回归的大幕正在徐徐拉开。此后仅有十天,国务院办公厅就转发了《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受到市场各方关注的CDR,终于将正式亮相。

  CDR是代持股票的一种凭证。CDR与普通股类似,不仅可以二级市场交易,还可以通过增量发行方式进行融资。从历史渊源看,CDR的产生借鉴了ADR,即美国存托凭证。

  根据中信证券相关研究,CDR是指存券机构将在海外上市企业股份存放于当地托管机构后,在中国大陆发行的代表这些股份的凭证。凭证的持有人实际上是寄存股票的所有人,其权利与原股票持有人相同。CDR可在交易所或柜台市场交易。

  招商证券研报指出,CDR将是“独角兽”回归最优方式,其将代表在中国资本市场发行的已经在海外市场上市的公司的股份凭证,可以解决中概股“独角兽”回归 A 股市场的众多法律障碍。比如,发行CDR无需拆解VIE 结构(协议控制);无需启动私有化,时间成本更低;突破国内同股必须同权的限制。

  “独角兽”回归影响几何

  事实上,在拥抱新经济方面,国内资本市场已经先行一步,在CDR新政推行前早已开辟了绿色通道。4月4日晚,被行业誉为“独角兽”企业的宁德时代顺利通过证监会发审委审核,成为自富士康、药明康德后第三家通过IPO快速通道成功过会的企业。表明独角兽企业国内上市步伐明显加快。 未来CDR的推出,将为已经在海外上市的“独角兽”回归打好桥、铺好路。相信随着腾讯控股、阿里巴巴、百度、京东、网易等海外上市的大型科技类企业回归,未来A股市场将愈来愈成为助推新经济发展的重要平台。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程实分析表示,“独角兽”将带动新经济崛起。他表示,“独角兽”在中国资本市场上的出众表现,一方面将发挥信号旗的作用,进一步推动社会资本向新经济的倾斜,另一方面促进资本市场的多元化繁荣,激发居民财富效应,扩大中国市场对新经济的需求。

  广发证券相关研究表示,如果CDR 推出,A股将受几个方面影响:一是在短期内会提高市场对成长股的风险偏好,短期利好成长股。二是在防风险大背景下,预计CDR会在监管控制下小幅稳步推进,未来即使CDR推出也无需过度担忧其对股市资金分流的影响。三是以ADR为鉴,CDR的流动性与普通A股不会有明显差异,CDR将成为A股的有机组成部分。

  此前,一份《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受到各方关注。该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中国“独角兽”企业共164家。其中,新晋“独角兽”企业62家,“毕业”(上市及并购、创立超过十年)“独角兽”企业20家,更是出现了10家估值在100亿美元以上的超级“独角兽”企业,较2016年增加了3家。

  有投资者担忧,如果大批“独角兽”回归,对当前市场会否构成冲击?对此,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策略分析师高挺认为,CDR只是为境外上市公司回归A股或新经济公司境内上市提供了一个新途径,而不太可能彻底改变A股目前的IPO制度。中金公司首席策略分析师王汉锋估算指出,假如30%至50%的“四新”类公司及“独角兽”在未来3至5年相继回内地上市,每年新增融资需求可达1000亿元至3000亿元人民币,而社保基金及养老金等长线资金的入市动力,可以抵销股市被抽资的压力。

责任编辑:hanhao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