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大公发布2018年全球主权信用风险展望

欧美不确定性加大 新兴市场分化明显

  日前,知名评级机构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发布《2018年全球主权信用风险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对2018年全球主权信用风险走势做出客观判断。这是自2010年以来大公第八次发布全球主权信用风险信息,旨在为防范全球性信用风险贡献中国评级智慧。

  报告指出,2018年,以美国为首的全球主要发达国家陆续加快或启动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中国经济结构深度调整将深刻影响全球主权信用风险发展变化趋势。美联储加息缩表、大规模减税措施将加速美国信用风险上升,持续降低其偿债能力;日本、意大利等国家因结构性改革进展缓慢,导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偿债能力仍存在恶化可能;德国、西班牙及爱尔兰等部分国家财政巩固效果明显强化,政府债务负担率呈下降趋势。

  报告认为,在全球流动性收紧背景下,主权信用风险分化趋势愈加明显。中东、北非、东南亚及南亚部分国家由于前期结构性调整效果显现,信用风险得以缓解,但大部分新兴市场及发展中国家主权信用风险在中国经济结构深度调整、美联储加息缩表、全球贸易壁垒增加以及自身抗风险能力下降等多重因素施压下加速上升,拉美、中亚、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部分国家爆发债务危机的可能性加大。

3月21日,美联储宣布今年首次加息 。

  美国主权信用风险加速积累

  “政策将加重美国联邦政府债务负担。”大公研究报告指出,特朗普政府“减税+基建+加息缩表”这一政策组合将直接扩大联邦政府财政缺口,同时,加息与缩表叠加的紧缩货币政策将直接引发政府融资成本上升。随着付息负担加速上升、财政收入因减税下降、基建投资需求增加,中期内联邦政府财政赤字率将呈持续扩大趋势,债务呈现滚雪球式增长。报告预计2018年联邦政府债务负担率为106.6%。

  报告还指出,长期背离价值规律的信用生态畸形发展使联邦政府偿债来源异化,并陷入借新还旧的债务泥潭而不可自拔。2008年后,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在维持美国信用经济泡沫的同时,加剧了联邦政府对债务货币化方式的严重依赖,这一状态不会因美联储加息而改变。美国政府分别于2017年3月、9月两次上调债务上限,并于12月再次走到财政悬崖边缘,愈发频繁地上调债务上限显示美国政府债务滚动的不可持续。

  中国经济增长质量提升将对主权信用形成有效支撑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和实现“十三五”规划的关键之年,中国将继续坚定不移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央行货币政策仍维持稳健中性,同时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

  大公分析,中国经济韧性及政府财富创造能力的增强,将有助于化解政府债务风险,保障其偿债能力。中国经济正在步入“短周期回落+长周期企稳”的新状态,“减速增质”步入白热化阶段,合理的政策协同有望平衡多重政策目标,加速中国经济的长周期筑底。首先,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及综合运用多种结构性工具投放基础货币,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同时加强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支撑力度。其次,通过实施负债规模管控、推进市场化债转股、压降过度授信等多措并举降低非金融企业杠杆率,有效确保国家积极应对国内外可能的金融风险,保证经济转型发展顺利推进。此外,通过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鼓励公私合营模式(PPP)等政策,增强民间资本活力。中国政府积极控制政府投资性支出,将财政着力点放在加强民生保障和社会安全网建设,实现经济增长与结构性改革之间的良性互动。

  报告称,随着经济结构调整到位,中期内中国财政政策将逐渐转向稳健中性,政府债务增速放缓,改革带动财富创造能力提升可为中国主权信用提供强大保障。

  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主权信用风险上升

  “2018年,外需低迷和国际资本流动性收紧将继续威胁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主权信用安全。”报告认为,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带来的经济增长动力转向,使以能源和初级矿产资源为主的出口型国家不得不面临调整本国出口结构和经济增长动力转向内需的压力,以及经济增长愈发依赖财政政策等,使其主权债务面临快速上升的压力。

  据了解,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在欧美国家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期间,积累了不同程度的资产价格泡沫和外债风险,美联储进一步加息导致全球利率水平升高、国际美元资产加速回流美国,使部分新兴市场国家面临更大的资本流出、资产价格泡沫下行和外部融资成本上升等压力。基于此,报告分析指出,2018年由于自身财政与外汇缓冲能力下降,拉美、中亚、撒哈拉以南非洲部分国家面临财政恶化和主权债务风险上升的不利形势,部分国家存在爆发风险的可能。

  欧元区主权债务风险的不确定性加大

  2018年,欧元区主权债务高位缓降,但内部分化趋势明显。报告预判,2018年欧元区经济增长将提升至2.2%,各级政府财政赤字率降至1.3%,各级政府债务负担率继续徘徊在85%以上的高位,改善动力主要来自德国、爱尔兰、西班牙等改革取得实质进展的国家。预计2018年德国、爱尔兰经济恢复势头较好、财政巩固效果显著,各级政府债务负担率继续保持明显下降趋势,西班牙、葡萄牙政府债务负担率于2018年起进入下降通道。法国、意大利等由于结构性改革滞后、财政巩固动力不足,银行或有负债风险突出,政府债务继续维持高位。

  “政治离心力强化、信用基础薄弱使欧元区主权债务问题难以获得根本改善。”报告指出,中期来看,内部结构性改革进展不一致将加重欧元区内部政治与经济结构性失衡,加大主权债务解决难度,主权债务风险稳定仍将依赖超宽松货币政策维系。

  日本主权信用安全面临严峻挑战

  报告认为,2018年,缺乏内生增长动力将使日本在主权债务扩张道路上渐行渐远。具体而言,人口老龄化和低出生率造成日本人力资源匮乏,制造业技术创新缺位抑制经济增长动能,2017年频发的产品、财务造假事件严重动摇了“日本制造”的信誉基础,内生经济增长动力未能重建使安倍政府愈加依赖财政扩张维持经济低速增长。

  2017年9月,安倍政府将财政赤字政策的结束期限再一次推迟至2021年3月,并计划实施规模约为2万亿日元的新经济刺激方案,定于2019年10月实施的消费税率上调也存在极大不确定性。报告预计,2018年日本经济增长率约为0.7%,长期经济平均增速仅为0.4%左右,以财政扩张拉动经济增长的发展模式将使政府债务负担率处于240%的高位。

  报告还指出,2018年在日本政府继续财政扩张的背景下,美联储加息并缩表、欧洲央行缩减购债规模将使日本央行面临两难处境,即与欧美货币政策步调一致以维持日本国债市场吸引力,或保持量化宽松政策稳定政府融资成本以维持债务滚动。考虑到日本政府偿债来源对债务货币化的严重依赖,报告预计,2018年日本央行仍将通过量化宽松政策维持其主权信用泡沫,但全球央行陆续启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大趋势将使日本主权信用面临严峻挑战。  

责任编辑:hanhao34
相关稿件